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海盗之升级系统 第五章 挟持人质

发布时间:2019-09-25 19:17:39

海盗之升级系统 第五章 挟持人质

很快,爱德华就被带到了船尾的一间半毁坏的舱室里,脖子、肩膀和半张脸都包扎着脏兮兮绷带的红发女海盗皱着眉头盯着他。然后向着一路上押着爱德华的海盗问道:“琼斯,这就是你说的舟师的侄子?他最多也就十五六岁,有可能会看海图辨认航向吗?”

不等琼斯回答,生怕被剁碎了喂鱼的爱德华连忙答道:“会的!我会的!按照海王星角度和轨道计算,刨除风流压差影响和雅迪梅尔暖海流影响,我们现在航向是正北偏西。

海龙卷刚退,短期内会有一定退潮期,实际航向会不断偏转,不过只要按照海王星角度,一直背向行驶就不会偏离航向;云层形状和月亮形状决定一星期内会有大浪,但都会是晴天。”

看着屋内闭口不言的几人,爱德华担心自己的小命,连忙补充道:“我还是个厨子!非常擅长做海鱼料理!相当会划船,还是个钓鱼高手。”看了一样女海盗身上潦草的包扎和脏兮兮的纱布,学过一点急救护理的爱德华接着补充道:“我还会包扎急救和初级的护理,会治疗简单的伤口和外伤!”

说到这里,爱德华真心觉得他们要再想把自己喂鱼就绝对是脑子出了毛病,仔细想想自己还真是个人才,会这么多东西的人肯定不会被喂鱼了。想了又想补了一句道:“另外建议您尽快重新包扎一下,否则脸上和脖颈上的伤口容易留疤。”

然而事实并不是他想的那样,听到他对于航向和天气的判断,屋内的几人面露喜色,但是听到他后续的补充后,几人的面色反倒纷纷沉了下来。红发女海盗更是直接挥挥手示意琼斯将自己带下去。

一脸莫名其妙的爱德华听到了身后琼斯咬牙切齿的声音:“小子!你居然骗我!你才十几岁,哪来的时间学习这么多东西?骗人都不过脑子吗?之前的航向和天气都是随口瞎说的对吧?”

明白自己装X过分反被当做骗子的爱德华恍然大悟,连忙解释道:“相信我啊!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可以看看接下来一星期是不是都是晴天啊!”

当发现屋内几人压根不想再理自己之后,知道小命难保的爱德华顿时抓狂了,压抑了很久的愤怒不由得喷涌而出。

“你们这群蠢货!既然已经蠢到了这种程度为什么不干脆从眉毛以下截肢?你个胸大无脑的蠢女人女人,脑子难道都长在胸肌里面了吗

海盗之升级系统  第五章 挟持人质

?”

正在讨论着什么的几人顿时变得安静了下来,就连押着爱德华的琼斯都呆住了。红发女海盗快步走了过来,愤怒地对着爱德华的胃部狠狠打了一拳。

“碰”的一声,爱德华蜷着身体倒在了地板上,口中呕着胃液,然而依旧不依不饶地毒舌道:“咳!咳!白痴女人!下水连铠甲都不脱,啧啧,直接用胸把老子砸晕的女人你是头一个。”

周围的海盗们看着卡特琳娜胸甲上的凹坑顿时忍不住喷了,原本以为是战斗时被磕坏的轻甲居然是……

在周围海盗们异样的目光中,女海盗涨红了脸,又是一脚狠狠地踹在了爱德华的身上,没想到原本看起来像个怂包的爱德华猛地攀住了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把她拉倒在地板上,手中一把锋利的匕首压在了她纤细的脖颈上。

“都别动!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们,不过你们要是过来我就割破她的喉咙!”

身后的琼斯完全没反应过来那个苦苦哀求的怂包怎么突然雄起了,连忙拔出刀子威胁到:“混蛋!快点放开船长,老子说不定留你个全尸!”

屋子里的其他海盗也纷纷拔出刀子,大声喝骂。爱德华也不回骂,只是咬紧牙关将匕首稳稳地压在红发女海盗洁白的脖颈上。

这时,女海盗微微抬起尚且完好右手,示意手下安静,随后冷静地对爱德华说道:“你很聪明啊!先是伪装舟师的侄子,再是苦苦哀求让我们对你放松警惕,最后用言语激怒肩膀受伤无力反抗的我,希望绑架我来脱身是吗?”

爱德华紧咬牙关闭口不言,生怕一张嘴,翻腾的胃会让自己吐得昏天黑地。

见爱德华不说话,女海盗冷静地继续说道:“你是和那个康斯坦丁串通好了吗?是想要我把你和你的同伴一起释放么?琼斯,去把康斯坦丁和其它囚犯押几个过来。”

恍然大悟的琼斯立刻小跑着去押犯人,不多时就带着几名海盗把康斯坦丁等人押了过来,琼斯狠狠地一拳打在了康斯坦丁的鼻梁上,凶狠地质问道:“你们演的一出好戏啊!居然把老子都骗了!黑手的人都该直接处死,亏我们船长还大发善心还想过给你们一条活路!”

遭了无妄之灾的琼斯眼泪和鼻血一起躺了下来,呜咽着不知道说了什么,不过没人听得清楚。红发女海盗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聪明的小子,你叫什么?如果你还不说话,每错过一个问题我就杀了你一名同伴。”

爱德华终于压下了翻腾不休的胃,长吸了一口气说道:“您请便,你愿意杀几个杀几个,杀的越多我越开心!”红发女海盗眼中闪过一丝厉芒。“你以为匕首架在脖子上我就不敢动手吗?琼斯!杀了这个叫康斯坦丁的!”

“别啊!”终于从疼痛中缓过来的康斯坦丁大吼道:“我们压根不认识啊!他只是我们从令尊领地上绑的肉票,但是后来找不到人缴赎金,他又一直病重昏迷不醒,我们就扔给了他一艘舢板让他自生自灭了,他自己说是被海龙卷卷走,夹在章鱼和红煅螺壳之间活下来的!我和他压根没关系啊!”

琼斯一脸日了狗的表情,拽起康斯坦丁的头发质问道:“那他当时说的都是真的了?”看到忙不迭地点头的康斯坦丁,琼斯气得又狠狠给了他一拳。

“那你骗老子说他是你们舟师的侄子?”“我不是想反正也要死,凭什么给他作证看他一个肥羊活下去啊!话说给我们一条活路是……碰”康斯坦丁的问题被琼斯又一拳给恶狠狠地怼了回去。

听到爱德华是被黑手海盗团从自己父亲生前领地上绑来的时候,红发女海盗的目光柔和了不少,平静地对爱德华说道:“放开我吧,我叫卡特琳娜,如果你真的是我父亲的领民,那你应该知道这个名字,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明天我会安排人把你送回去。”

爱德华浑身无力,只能半趴在红发女海盗的身上,恶狠狠地说道:“很抱歉,我失忆了!之前是你们不相信我,现在是我不相信你!给我一艘有鱼竿的小船,我立刻就放了你,若果你想拖到我精疲力尽的话,当没信心控制你的时候可就别怪我了!”

三明治疗睾丸炎费用
三明治疗睾丸炎医院
三明治疗龟头炎方法
三明治疗龟头炎费用
三明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