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我有一棵世界树 第二十七章 武道传承

发布时间:2019-12-04 10:17:09

我有一棵世界树 第二十七章 武道传承

毕竟,庄夏是个无牵无挂的人,无所谓别人的纠缠,更不在意威胁,只是这些人整条在身边晃悠也是件很烦人的事。

最终,庄夏宣言:诸国国君可以为他收集各类物种,动物植物还有矿物之类的。如果他满意,愿意赐予他们一些灵粹。

诸国国君欣喜若狂,对他们而言,就是给庄夏封侯拜相作为代价,他们也是愿意的。如今只要一道命令,自然有人帮忙造成庄夏的交代,简单的很。

灵液加水,或许一滴就能打发所有人了,这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而庄夏,也不用天天被他们烦了,至于一些小贵族,有多远滚多远,想要他的灵液那些人还不够格。

这个世界,和地球是差不多大的,人类已经成为了世界的主人,生命之地遍布世界,到处都是人类活动的痕迹。

匆匆间,十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庄夏又长高了两三寸,修为又高深了许多分。

作为侍女的紫衣,这一年陪着庄夏很是开心,而对十八岁的她而言,一年过去,不仅没有带走她什么,反而给她更多的活力与美貌。

过去的紫衣巧笑嫣兮之时款款走来,仿佛从水中冒出的青莲,让人感叹她的沉鱼落雁之貌。

如今,练武接近一年,她整个人都干练了许多,浑身的青春靓丽让人见到,都怀疑这是画中走出的仙女。

嗯,妩媚的仙女。

他们见过北地的秋风萧瑟,万物凋零之景,也在极北之地见过万里雪飘,百兽藏伏。

他们在草原看过无垠绿色,牛羊遍地,也见过狂沙盖地,天地干裂。

他们在南方见过百花齐放

,生命复苏,也见过雨落如幕,洪水肆虐。

他们在东海见过大海无尽,波浪起伏,也见过天水相接,鱼鸟自由。

大江南北,五湖四海,一年的时间,以庄夏的脚程,即使带着紫衣,也是几乎将这些风景看遍。

繁华或是落寞,贫穷或是富贵,骑马看花一般经过。

这一年时间,庄夏路过了所有的都城,见过那些或是开明或是昏庸的君主,花些时间增强世界树的实力。

不是没有国君想要留下他,反而很多,不论是财富还是权力亦或是美人,都没有把他留下。

也不是没有国君想要长生,渴求更多的灵液,但庄夏没有那种烂好心,至于武力想对的都被他教训惨了。

也就是这一年时间,他的名字,他的威名已经天下皆知,深入人心,这个世界的人,已经将他看做了神灵,信奉不已。

世界树告诉他,这个世界的民众对他的信仰而产生的信仰之力,香火之力,渐渐增多而丰厚。

甚至,世界树吸收部分香火信仰,再加上庄夏的精神烙印,真的诞生了一个木神雏形,在他的主导下,自主吸收着这些经过世界树处理的信仰,一点点壮大。

或许,千百年之后,哪怕这个世界的文明大步前进,庄夏在这个世界的历史,神话传说,甚至是生活习俗都会烙印下深深的痕迹。

升城,经过十个月时间,庄夏和紫衣又回来了百姓依旧崇拜他,生活蒸蒸日上。

城主府,庄夏练习着武圣拳法,那九式拳法在他的手中信手拈来,完全成为了他的东西,一招一式融入了他的骨子里,攻击或是防御,锋芒或是厚重,这九式的作用被他参透,日积月累下武理渐渐显化,所谓心中有武,武在心中。

这一天,庄夏全力打着武圣拳法,一招一式之下,音爆轰鸣,大地震动。

他越打越快,身上热血沸腾,恍恍惚惚中他的心中出现了一个他不知多么巨大的身影,恍若身影占据了整个世界,浑身金芒。

庄严无上的气息蔓延,虽然对他没有影响,但他却感觉这个身影仿佛就是天地的中心,万道跪伏。

大吃一惊的庄夏呼唤世界树,却得不到回应,而这金色的人影也不理会他。

忽然,那个金色巨人动了,一招一式中向他演示着一套拳法,九九八十一式,每一招每一式在他手中都仿佛能轰爆一个世界。

只见到前九式的起手,庄夏就知道这是武圣拳法,而这个巨大的金色身影难道就是武圣?

他来不及多想,心神沉浸其中,全力以赴参悟学习这套拳法。

而这种状态下,庄夏似乎思维都比在世界树下时快上十倍,哪怕是眨眼之间,他都感觉像是过去了刻钟。

脑力全力以赴的分析记忆这套拳法,不过哪怕他再全力以赴,也无法跟上对方,两者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许久,金色人影终于消失,而庄夏却依旧在感悟着这套拳法,直到确定自己已经记下了自己所能记忆的全部。

武圣的传承,果然和巨天世界的普通人练的不同。

虽然武圣拳法所有人都能练,但一代代传下去,套路招式或许很标准,却没有更多的细节,比如气势,比如意境。

也因为适合所有人,相比于金色身影的演示,就像是一个简化版,而且是简化之后不知根据复印版本而复印过的第几手了。

武圣拳法九九八十一式,哪怕只是肉身境所俢,但绝对可以为庄夏奠定无上的基础,追赶上许多大势力的传承人,甚至超越碾压。

这样的结果,让他欣喜不已。

睁开眼睛,阳光依旧明媚,但他却感觉过去了好几年一样,恍如隔世。

摸了摸鼻子,他才发现自己鲜血流淌,刚才那中状态下甚至都没有发现。

脑力使用过度,哪怕是他,想要得但武圣的拳法传承,想要记忆更多,也不是没有代价的。

将这些血液献祭给世界树,又吞服了几滴灵液,感觉虚弱的庄夏才恢复了不少。

“喂,死了没?”他再次呼唤世界树,世界树当然没死,反而活的好好的,并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刚才他接受武圣拳法传承之时,世界树是没有看到也没有感知到的,仿佛那传承是直接被他的灵魂接受。

但,武圣传承出现之时,与巨天世界遥相呼应,世界树把握机会已经定位,找准了反回的方向。

“那就是说,我们能回去咯?”

至于要不要回去,这是毋庸置疑的,巨天世界才是强者孕育的天地,才是世界树和他成长的最好地方。

庄夏哈哈大笑,这是这一年来他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大人怎么了,为何如此高兴?”紫衣款款而来,迤逦轻灵。

“我能回去了。”庄夏对着她说道。他知道,或许这对他是个好消息,但对紫衣来说或许不是。

紫衣不自主拧了拧眉,心情跌入谷底,她知道这一天迟早回来,但没想到真的来临,让她措手不及。

勉强拉起自己的笑容,她向庄夏恭喜:“对大人来说,这真是个好消息。”

她又问起她问过不知多少次的问题:“大人,能带我一起走吗?”

庄夏也无奈,和紫衣一起一年了,虽然她是自己的侍女,却也是自己的徒弟,自己的朋友,说不喜欢也是假话。

但是,不说愿不愿泄露秘密,更是能不能的问题。

她太弱了,或许还没到巨天世界,她就已经魂飞魄散。更别说世界树绝对不会带她走。

“大人能不走……”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么说太自私了。她改说道“那大人,能多呆一会儿吗??”

“十天吧,十天之后我就离开。”

“十天,十天好短啊。”紫衣的声音越来越弱,转身离去,眼眶不自觉就湿润了。

在她眼里,庄夏确实是神人下凡,成人的灵魂住在孩子的身体里而已,自己家大人谈吐出众,学识惊人,是高不可攀的仙人。

但是,她努力的离他更近一点,希望永远留在他身边,却没想到还是要分离。

情不知所起,故而一往情深。

十天,她还有十天时间陪伴在他身边,这,或许已经足够了吧。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
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预约挂号
南京治疗妇科方法
癫痫病治疗医院黑龙江哪家好
新疆治疗睾丸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