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峥嵘】玲子学徒记(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1:33:49

两年前,玲子头脑一热,人一冲动,辞去了白领职位,去了另外一家化纤工厂,打算改行学习生产化纤的技术。

1

夏天的一个早晨,门前电线杆上的小麻雀对着紧闭着的一扇百叶窗的屋内叽叽喳喳地在喊:“ 起床了!起床了!”还在梦中吃饺子的玲子被一群小麻雀的喊叫吵醒了。她抿了抿嘴,口中什么食物也没有。睁开双眼又躺了几分钟之后,一翻身,赤足踩在了白晃晃的地板砖上,走进卫生间冲了一个热水澡,昨夜关了空调,热了一脖子的汗,黏黏的,不舒服。洗漱完毕,准备出发。

身着粉色连衣裙的玲子,拉着行李箱,箱上的两个塑料后轮与水泥地面磨擦的嗡嗡直响。她注视着前方,对面的公路处,不知道来接她的车到了没有。眼里充满希望的玲子,脚步轻盈地走到了公路边,一辆皮卡车嗖地一声从她身边驶过,一股夹杂着泥土味的风,向她扑来。裙子前方的28根红丝带随风飞舞,仿佛幸福在呼唤。

“哈喽!你到门口了没有?”KONG温文儒雅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我正好走到门口。”玲子温柔地回答。

“我马上就过来了,等我!拜拜!。”

“ 拜拜!”

又一辆银色的皮卡车从远处驶了过来,速度越来越慢,朝着玲子站着的方向而来。玲子断定,应该是HONG。

车停了,KONG从车上下来,接过玲子手中的行李,放进了驾驶室的后排座位上。

“东西都拿完了吗?”KONG问。

“拿完了。”

“有给她打电话吗?”

“打了,她在那边等我们。”

闺蜜在她们厂等待着玲子他们的到来。

坐在KONG的身边,车子奔驰在宽广的公路上,路边的三角梅鲜艳绽放。这一刻的玲子,脸上笑得像路边的花儿一样灿烂。

泰国的四季,树常青,花常开,三角梅不停地把头点。

“你要吃烤肉吗?”KONG问。车子前方一颗茂密的大树下,一缕缕青烟在缓缓向上飘移。

“要吃。”看见烟雾在上升,却没嗅到肉的香。

车子减速到了烧烤摊,一位胖乎乎的大姐站在一辆摩托三轮车的后面,正忙乎着手里的活,旁边的烤炉内,烟火向外腾升。

“姐!有糯米饭吗?”KONG看着炉上烤着黄油油的鸡大腿问。

“有!”大姐一边说,一边把一个绿色的保温桶从搭着一块木板的架子下面提了上来。

“买几包?”KONG问。

“四包,咱们一人一包。”一粒粒、亮晶晶的糯米饭,装在透明的小塑料袋里。玲子给闺蜜夫妻俩也买了两包。

两条宽畅的快速路上,过往的车辆,相向而行。红白相间的隔离带,引人注目。郁郁葱葱的叫不上名的树,矗立在公路的两旁忠诚地守护着。

“给他们打电话,我们快到了。”KONG对旁边正在啃吃鸡腿的玲子讲。

玲子忙把手中的鸡腿放在了塑料袋里,然后把食指嗦了嗦,左手打开前方的车盒,拿出一小包餐巾纸,抽出了几张,把手来回地擦了擦。KONG微笑着看着玲子道:“烤肉好吃吗?”向下咽了口鸡肉的玲子忙说:“嗯,嗯。好吃!好吃!”

2

车子在一个小路口停了下来,闺蜜在路口等着。路口的边缘处有一个木头亭子,三边各有一排椅子,相互连着,那是车站,坐落在路边茂密的大树下,旁边杂草丛生。玲子下了车,走到了坐在亭子里的闺蜜跟前,闺蜜也正起身准备过来。

“让他把车开进去。”闺蜜说。

闺蜜所在的工厂就在车站的背后。

“KONG,把车开到里面去。”玲子转过身来对KONG说。

玲子和闺蜜手挽手地走在了前面,KONG开着车,慢慢地在后面跟着。跟着跟着不知什么,车子跑在了前面带路,闺蜜走到了门卫室,玲子掉在了后面。车子快到厂门时,只见,门卫室前方的那道不锈钢的防护栏,缓缓地向后收缩着,像一堵墙一样的门慢慢地自动打开了。KONG把车开进去停在了搭起的彩钢板的停车棚里,玲子和闺蜜向车棚里走去。

“玲姐,你看!那是我们陈总!”还没走到车棚的闺蜜看见她们的陈总正好出现在对面的住所处。

玲子的目光穿过一个喷池处,看到了一幢门前种满了大大小小的绿色植物,还有两颗开满鲜花的树,分布在房子的两边。绿瓦、白墙、棕色的屋檐,还有四根白色的圆柱子撑起的小屋檐,链接在房屋的中间,透明的玻璃大门,紧闭着。估计是感应门。门前站着一位中年男子,身着碎花短袖,五官看不清。

“走,过去和陈总打个招呼,他是我们的老板。工作安排他一句话。”闺蜜拽着玲子的手,笑嘻嘻地走了过去。

玲子的手,与闺蜜的手,手指勾着手指。走过了圆形的喷池,喷池中间一个大的喷泉像一把透明的太阳伞;四周为数不多的小喷泉,像绽放的白菊花。泛着小花朵的池水里,红的、白的、花的、黑的,全部都叫不上名的热带鱼,争先恐后地游了过来,向玲子微笑着打着招呼:“你好!欢迎光临!”玲子笑眯眯地看着它们心里道:“大家好!”

脸上还挂着微笑的玲子,还未走到陈总的跟前,被闺蜜勾着的手指,不知不觉地松开了。

“陈总好!”闺蜜先开腔了。

陈总向她们走来。

“陈总好!”玲子也跟着问好,管他认不认识,礼貌不能忘。

走过来的陈总打量着玲子:粉色的连衣裙刚刚高过膝盖;胸前圆低领处连着一圈红丝带;腰间系着一条米色的编织腰带,无数个小贝壳一样的修饰品镶嵌在腰带之间。身后披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垂直到腰间。

“陈总,这是我朋友,就是之前给你讲过的。”闺蜜介绍说。

“你以前做什么工作?”头发锃亮的陈总和蔼地问玲子。

玲子看着风度翩翩的陈总道:“财务。”

“哦。为什么不做财务想学技术了? ”微笑的陈总问。

“做财务头痛,车间没有这么费脑子。”

“ 好!好!以后老板娘忙的时候,你可以帮她做做账。”

“你怎么过来的?”陈总接着问。

“ 他男朋友送她过来的。”闺蜜说。

“在哪?”

“在车上。”

“我看看。”

“ KONG!KONG!”玲子一边叫,一边向停车棚走去。

“ KONG ,陈总说要看看你。”玲子走到车边,对他说。

“看我干什么?”KONG感到很奇怪。

从车上下来的KONG,与玲子来到了陈总面前。

“萨瓦迪卡!(你好)”KONG双手合十置于鼻梁前向陈总问好。

“萨瓦迪卡!”陈总同样回礼。

陈总与KONG一阵泰语交谈之后,用中文说道:“我让三 给你们安排一间有空调的房间,下午再买点新家具回来放在房间里,和中国员工一样在食堂吃饭,以后你们就安心在这里上班。”

玲子和闺蜜脸上露出了笑容。“谢谢陈总!”异口同声向陈总道谢。KONG的脸上没什么反应,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一早,车间里的中国女工都没上班,全都猫在宿舍里。闺蜜右手端着一杯生姜水,说是涂抹在脸上可以美容。玲子肩并肩地与闺蜜走着,走过了一条小路,路边开满了鲜花,是人工培植种在花盆里的。向右拐了一个弯,来到了一个用彩钢板搭建的厂房,连着厂房的前方,又搭建了一个绿色的棚子,棚子下面高高的堆积了一些白色的纤维袋,里面不知装着什么物品。玲子跟着闺蜜向那边走去,一群女工围坐在地上,低着头手里挑拣着杂物。

“她们在挑选费料,都是缅甸籍的。”闺蜜路过她们身边说。

“来,从这边走,看看小军他们在做什么。” 闺蜜带着玲子走进了一个卷闸大门,来到了车间。

“ 这是打包的地方;那是切断;前面是牵伸、卷曲、集束;那边都是转股;纺丝。”闺蜜把右手端着的生姜水换到了左手上,一一指着不同的机器设备告诉玲子,一边慢慢地向前走着。像似领导在巡查工作,只是车间里没有看见干活的人。玲子望着这些机器,紧凑地安装在一间厂房里,像是一个肉包子,咗在了一起。

“明天车间的中国女工开始上班了,今天先带你熟悉一下。”闺蜜看了眼玲子。

“中国女工多吗?”玲子问。

“不多。就是上次你们车子过来接我们去吃自助餐的那些人,全部都在车上,男工女工都在一起。”

玲子想起来有一回让KONG来闺蜜厂里接闺蜜出去吃饭的情景。当时说是闺蜜和她老公一起过来的,结果KONG来到玲子当初的厂里的时候,车上坐满了人,后车厢里也塞满了男男女女的人。吃好饭又把他们送回距离40多分钟路程以外的厂里,KONG和玲子都在学习雷锋做好事。

晚上的时候,KONG开车和玲子从超市里买了些生活用品。去之前叫了闺蜜,闺蜜又叫了车间女工。回来之后,玲子把屋内收拾整齐干净,地板擦净,因为KONG喜欢席地而坐。新的家具,新的床上用品。铺好床之后,KONG跪在了床上,双手合十面朝墙,不知祈福着什么。玲子知道,KONG家乡的风俗,新家入住之前,要请和尚念经举行仪式后方可入住。此刻他的行为估计也是祈福一切都好吧!

4

天微微亮,宿舍对面的那条公路上,车声不断。习惯早睡早起的KONG,下楼去了外面。玲子贪睡了会,看快到上班时间才匆匆起床。每天早上要喝咖啡的他们,她拿着杯子,杯子里已放入了速溶咖啡,开水一冲即可饮用。端着杯子的玲子,下楼寻找开水。车间办公室的门紧锁着,门口站着几位中国员工,面孔熟悉,却未开口。男员工,像战胜的斗鸡,脖子高高昂起,目光鄙视一切。女工,目光像把锋利的刀,在玲子的身上扫来扫去。本想与他们打招呼的玲子,条件发射了回来,她端着杯子转身离去。走过了车间办公室,来到了车间的那张卷闸门处,门口站着几位泰国同事。黑黑的肌肤,白白的牙齿,她们看见玲子微笑着。

“姐!哪里有开水?”玲子走上前问道。

其中一位大姐,从玲子手中拿走杯子转身向另外一间屋子走去。一分钟之后,她端着咖啡递给了玲子。玲子连忙微笑着道:“谢谢!非常感谢!”其她几位都看着玲子,目光充满了友爱。这时,KONG从门外走了过来,女工们开始和他问话。一见面就未曾感到陌生的泰国人,相互之间总是友善的。

“她们问你叫什么名字?以前在哪里上班?是做什么的?”KONG和她们一番话语之后,对身边的玲子说。

“还问你为什么不做财务了。我告诉她们你在那里上班不开心,所以不想做了。”

玲子知道,与泰国同事在一起是比较轻松的,她们不会干涉别人做什么,只管好自己。KONG在和她们亲切地说着话,闺蜜穿着高跟鞋蹬蹬地扭着细腰走了过来。

“你去到那边看看,好像让你们女工打扫卫生。”闺蜜对玲子说。

玲子向堆在车间办公室门口的那群中国女工走去。

“哎!去找把大扫帚打扫卫生!”一位女工对走过来的玲子命令道,闺蜜在后面跟着。

“玲子,以后你就跟她一个班了,厂长把你分到她的班里跟她学牵伸。”声音从身后传过来,是闺蜜的声音。

玲子注视着刚才让她去找扫帚的这个中年妇女:小三角眼、满脸的自然灾害、紧闭着的嘴唇之间,两颗长长的上门牙向外刺咬着下嘴唇,好像是两颗大金牙。玲子心想:她啃西瓜一定不费劲。

“春花,你以后多教教我朋友一点,教会了你也轻松。”闺蜜一个箭步冲上前立马对这位即将成为玲子的师傅说。

“我会什么呀,她自己学呗。”春花神气上了,斜视了一眼玲子。

“呦——!还没当师傅就已经牛上了!”

“哪里!看你说的。”春花轻轻拍了下闺蜜的胳膊。

“玲子,你跟着她们打扫卫生,她们干啥你干啥。我去办公室了。”闺蜜走了。

玲子在墙角找了把掉的只剩几根稻草的大扫帚准备打扫车间。

“这个扫帚能扫什么地啊?去仓库领把新的来扫。”看见玲子找了把破旧不堪的扫帚,春花气的说。

“长眼也不看看。”正当玲子转身走开,春花紧跟着后面又撂了句。

玲子暗想:这人怎么这么麻烦,态度恶劣的像她的那副不完整的长相一样。

领到新扫帚的玲子,自己一个人从东头往西头开始扫地,那群女工从西头往东头扫,最后垃圾大聚会。

“哎!去找个垃圾袋,把这些垃圾装了!”春花对着玲子下命令。

“垃圾袋放在哪里的?”玲子问。

“自己去找啊,你不找,它自己会长腿跑出来啊?”

“你妈的!干嘛这么敌对我?”玲子心里想着,开始冒火。

心里不悦的玲子,东张西望,不知道哪里有垃圾袋。这时一位缅甸籍女工手里拿着纤维袋向垃圾堆走去,玲子也转身走过去,两人把垃圾收拾干净连同袋子一起丢在了工厂门口的垃圾堆里。

满身灰尘的玲子,脸上像涂抹了层粉,只是颜色暗了很多。她看见中国女工们有的拿着水管在冲洗油剂槽,有的爬在机器上擦着灰尘。她走过去捡起地上的拖把,准备拖地。

“哎!把那块板子拿开!”春花在叫她。

共 10057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很细腻,麻雀会喊人起床,大树会守候路旁站岗,吃了鸡腿不忘把食指嗦了嗦再用餐巾纸擦了又擦,再看对师傅春花的描写:“小三角眼、满脸的自然灾害、紧闭着的嘴唇之间,两颗长长的上门牙向外刺咬着下嘴唇,好像是两颗大金牙。玲子心想:她啃西瓜一定不费劲。”这个人一看就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于是“老乡见老乡,背后开一枪”开始了。一个白领阶层来吃这份苦,真要叫她几天就“苗条”三斤。说明了这人活在世上也真不容易!做工作难,学技术也难,做人更难!欣赏推荐,问好伊人!【峥嵘社团编辑:耕石】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2260047】

1 楼 文友: 2014-02-27 16:42: 6 一个心酸的历史,心理细腻人物栩栩如生,欣赏。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2-27 16:54:24 谢谢老师的光临指导!在此问好!

止咳先祛痰用哪种药
小孩营养不良的表现
小儿积食的原因
怎样调理小孩脾胃虚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