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有妖气客栈 第三百三十一章 娘心

发布时间:2019-09-25 20:18:42

有妖气客栈 第三百三十一章 娘心

余生停下手中活,“你收回方才的话我们还能做朋友。”

清姨一笑,“好吧,我收回方才的话。”

“不够有诚意。”余生又夹起一颗炸丸子,“你再尝一口我就原谅你。”

方才那个因说话炸焦了,余生觉着或许大概自己的炸丸子还有挽回的余地。

“那算了,我们还是别做朋友了。”清姨说。

“不做就不做,反正我们也不是朋友。”余生把丸子塞到嘴里一颗,“我们是…”

话到此处,余生“呕”的同时捂住嘴,放下手里的活跑出去了。

一连漱口好几次,余生才擦着嘴角回来,他惊讶的问清姨,“你居然还咽下去一小口!”

清姨若无其事的扬扬眉,“现在怎么说?”

“小姨妈对我是真爱呀。”余生夸张的说。

“滚”,清姨一筷子打在余生额头上,让筷子又弹回去落在她手里。

“说正经的。”清姨说,“我觉着城里勾魂之事或许是你放走的孟婆做下的

有妖气客栈  第三百三十一章 娘心

。”

余生一怔,他心里其实也隐隐有所猜想,毕竟勾巫祝魂魄的事,只有更厉害鬼做的出来。

他小心问道:“你不会要把我捉拿归案吧?”

若真是孟婆干的,还真与余生脱不了干系。

清姨白他一眼,“我是谁?”

这个问题有点难回答,余生斟酌,心说要不要说出真的身份拉下关系走后门。

不待余生回答,清姨答道:“你小姨妈,我抓你干什么?”

“对,对,虽然不是亲的。”余生强调,这后半句很重要。

“不过这事是你犯下的错,所以我们得自己查清孟婆行踪,把事情解决。”清姨说。

余生点头,忽然醒悟,猛然摇头,“不对呀,要不是你去酒窖找酒,我哪会放走她。”

看着被识破而笑的清姨,余生道:“这里面的错有你一半好不好。”

清姨用筷子又弹余生脑门,“谁说你傻的?我看你很聪明。”

“那当然。”余生傲然。

“好吧,算我也有错。”清姨见余生要打断,瞪他一眼继续说,“今晚是鬼行日,孟婆肯定耐不住寂寞。”

这话听着有点别扭,余生差点想歪了,“我们去抓她?”

“你找死别带上我。”清姨说,孟婆本就厉害,今天又是鬼行日,两个城主也不是她对手。

清姨的意思是让伥鬼、葫芦鬼或者水鬼这些鬼去打探,她们今晚出去正合适。

这主意不错,就是扬州城这么大,上哪儿打探去?

“等她们到扬州城,天都亮了。”余生说。

清姨摇了摇头,“鬼之间消息灵通的很,再说鬼也不只有人。”

余生明白的点点头,放下手里的活出去找鬼了。

草儿不同意葫芦鬼出去,“今儿晚上要晒月亮吸收灵力,对我的葫芦很重要,草鬼已经被你支使走了。”

不待余生转身找别人,凤儿就飘到他跟前。

“我去。”她比划着说,手里还攥着一沓纸钱,这些是小老头走时留给她的。

“咦,怎么有纸钱在飘。”草儿伸手拽走半沓,气着凤儿跺脚。

“去,领着柳柳晒太阳去。”余生把纸钱抢过来,把草儿赶走。

“有什么报酬?”凤儿接过后接着比划着。

“陪你聊聊天?”余生试探说。

凤儿马上拍拍胸脯,示意这事儿包她身上。

“你别拍了,再拍更平了。”余生嘀咕一句,喊来伥鬼,让她陪着去。

不待伥鬼答应,系统就扣除了功德值,看来使唤凤儿比使唤伥鬼还便宜。

天色向晚,在太阳落下西山时,家家门口摆上香案,供上祭品,燃起了香。

蛇精脸和骑鹤的黄衣人早早归来,在看到镇外的山狼时略微一惊,不过没放在心上。

倒是牛二牵着龙泽进入客栈时,被黑妞吓坏了。

“咦”,在门口的黑妞迎上去,在牛二惊讶声中抓住龙泽向前勾着的角。

“吼”,龙泽闷吼着,使劲摇着脑袋,示意黑妞丢开。

“吼什么吼,你是杂的,我可是纯的。”黑妞拍它一巴掌得意说。

刚要喝令黑妞松开的蛇精脸一惊,回头看着余生,“掌柜的,这姑娘是?”

“哦,我们新招的伙计。”余生拍黑妞后脑勺,“快丢开,这是客人,付钱的。”

一听付钱的,黑妞赶紧松开龙泽的角,同时不忘安慰一句,“放心,我不会太鄙视你的。”

龙泽又闷吼一声,抬头要给黑妞一个教训,然后看到了余生,又偃旗息鼓了。

在上楼时,蛇精脸悄悄的对牛二说,“这余掌柜身份不简单啊。”

天擦黑时,各家各户在门口点上灯笼,灯笼各式各样,有鱼灯,羊灯,牛灯等各种灯。

余生也挂上从箱底翻出的一盏龙灯,挂在门口最为好看,惹来把包子探头观看。

不过很快被他爹拽回屋子了,余生见街上有鬼影,也赶忙上了门板。

客人在房间里用饭,余生他们把饭端到阁楼上,正好赏月赏灯,余生顺便赏赏鬼。

叶子高往桌子上摆菜时,黑妞见他撅着屁股,忍不住拍一下。

“啪”的一声把坐在美人靠上看鬼的余生和清姨目光吸引过来。

“你干什么?”叶子高跳着转身,抬手要报复。

黑妞退后一步,“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可是君子城的人。”

“那我咬你。”叶子高气着咬牙,俩人追打下去。

“别理他们。”余生让清姨回头,指着桥头说,“走过来一个长舌鬼。”

这长舌鬼或许久住西山,对镇子很熟悉,过了石桥后径直朝客栈门口走过来。

不待身子走近,舌头一卷,把香案上一颗丸子卷到嘴里。

或许是吃惯老余做的了,他不假思索的嚼起来。

在月光下,余生看的很清楚,这鬼脸色大变,由惨白变为红怒。

“特,特,特。”她拼命吐着,只是舌头较长,“呸”成了这怪异的声音。

“谁特么投都(毒),恶心死拉娘了。”长舌鬼叫骂,把舌头甩来甩去。

很快她把目光落在客栈门板上,上前一步,“啪啪”的往门上甩,“拉娘也恶心你。”

“嘿”,余生探头喊道:“再甩给你打个结。”

抬头见余生看得见她,长舌鬼略微一惊,继而怒道:“对龟(鬼)投都,有木有娘(良)心。”

余生见她说着嘴往外喷东西,月光明亮,他目光敏锐,仔细一看居然是血。

“不至于吧,一个丸子就让你喷血了。”余生说。

“咬舌头了。”长舌鬼说,敢情长舌鬼嚼东西时是上牙咬在舌头上。

“那也不应该冒血,你是鬼呀,已经死了。”余生说。

“节日效果。”长舌鬼白余生一眼,这样看起来更像人,能让她回忆起还是人的岁月。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到哪儿站下车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网站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路线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如何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收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