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大魔法师旅途 第一百一十二章 艾迪

发布时间:2019-09-24 14:37:00

大魔法师旅途 第一百一十二章 艾迪

“唉,那个是奥尔丁顿法师,我带你们去认识下。”尤妮斯突然间见到了熟人,连忙带着赛莲娜过去。

至于缇娜,则在会场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下,这里的人多是彪形大汉,就是专门给随从休息的地方。不过除了几个商会的人,法师倒是很少有带随从的。

“奥尔丁顿法师,您好,您也来参加这次的拍卖会吗?”尤妮斯向着这个相貌普通,脸上长着一副唏嘘的胡茬子的法师招呼到。

奥尔丁顿回过头来,见到尤妮斯,眼前一亮,在这个会场里面,像她们母女这么漂亮的女人可是不多。

法师么,大多疏于打扮自己,而且这是一个比较高端的内部拍卖会,与会的法师级别都比较高,年纪都不小了,加上长年累月的接触魔法药剂,或多或少的都有点面容枯槁。

“你,你是...”虽然见到美女很高兴,但是奥尔丁顿和尤妮斯不熟,只是记得似乎见过,而且她叫出自己名字,大家应该是打过交道的吧。

不过尤妮斯倒是没有失望,这种事情都是可以预见的:“法师,我们是瓦洛卡商会的尤妮斯,您曾经在我们商会购买过首饰送你的女伴。”

“哦,原来是这样,一起过来坐吧。”奥尔丁顿恍然大悟,招呼到。

他身边另一位法师问:“你想起来她是谁了?”

“没有,但是别人解释了那么多,如果你还是一无所知不是打击她么?这也是一种礼貌吗。”

尤妮斯向着两位法师介绍了自己女儿,赛莲娜行了个礼之后,一起坐下。

虽然奥尔丁顿不记得和赛莲娜认识的过程——也许是懒得记吧,魔法师有各种口径的试管,还有触手,甚至还能从深渊招来魅魔,要不要女人都没关系。

虽然和尤妮斯不熟,但他还是挺热情的:“你们也过来参加拍卖会吗,买东西还是卖?”

“奥兰多法师制作了一支特殊的符文笔,委托我们来拍卖。”尤妮斯说道。

“想不到你竟然还认识奥兰多法师?不知道是什么羽毛制成的笔,要拿出来拍卖。”奥尔丁顿吃惊的说。

奥兰多是学院的老师,主要教授符文课程,最主要的是他已经达到白袍法师的顶峰,据说有很大机会突破到紫袍法师,即使在法师群体中,也是了不得的存在。而且她作为一个老师,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了,许多法师都在龙根学院接受过教导。

尤妮斯说:“并不是羽毛笔。”

“不是羽毛笔?难道是用来雕刻金属或者石板的雕刻笔?”旁边的一位法师忍不住说道。

“都不是,是书写的笔,但是是新设计的笔,叫做钢笔。这次的就是一只符文钢笔,据说铭刻符文更加简单,书写更加流畅,持握感也更好。是法师的一位学生设计的,已经在《巫师月刊》上面发表过了。”尤妮斯介绍说。

“看来奥兰多法师很喜欢这位学生啊。”另一位法师以为奥兰多法师只是为了给自己的学生站台,所以才设计了这支笔,只是不是羽毛笔倒是有些好奇。

奥尔丁顿说道:“好了,拍卖会开始了,看看到底有什么好东西。”

因为这并不是什么特别正规的拍卖会,来拍卖的东西许多都是零时加上去的,所以参会的人只大略知道会有哪些拍品,具体的就不是很清楚了。

这时,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来到会场前面的台上,拄着一根不知道是法杖还是拐杖的东西。

他顿了一下自己手里的法(拐)杖,“咚”的一声脆响,传遍了整个会场,每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停下了说话声,整个会场突然变得落针可闻。

这位老者满意的点点头,说:“大家好,我是协会的值班法师弗格斯,同时也是这里的会长,我们的拍卖会已经举办过好多次了,规矩大家都应该熟悉。我们接受金币,或者金币不足的也可以使用珍惜的魔法材料。但是价值要和拍品所有人协商,如果所有人不在,则由我们的拍卖师估价,甚至你临时喊价卖给别人筹钱也可以。我们的拍卖会主要还是聚集一下孟菲尔博城内的所有法师,让大家认识一下,多多交流。”

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但是有一点,如果没有拍到自己中意的东西不要气馁,自己去多多的赚钱,不要想什么歪门邪道。你们再大难道能大得过法师议会?好了,下面我们就开始拍卖。”

说完,弗格斯走下台来,换了一个人上来。

这个人穿着一身的法袍,所有的法师的法袍样式都差不多,上千年没怎么变过。就是颜色都不太一样,除了灰、白、紫三种颜色不能随便用意外,并没有什么规定——灰白两种颜色只要不是纯色,并且做成法袍的样式,其实也无所谓。

不过这个上台的人穿着一身纯白的法袍,证明这这是一个白袍法师,只是法袍上面已经皱了,看起来这个法师并不怎么讲究。他的眼角向外飞起,五官似乎一直在笑,即使是没有表情,也似乎在跳动。

“啊哈,大家好,我是艾迪。现在就由我来为大家主持拍卖,相信我,不会有什么好东西的。”

他一张嘴,似乎每个词语里面都带着滑稽的元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让他来主持拍卖。

“现在,我们来见识一下第一件拍品。是什么呢?”他四处张头望脑,似乎再问,拍卖的东西呢?

这时候,一个魔法学徒拖着一个托盘过来

大魔法师旅途  第一百一十二章 艾迪

,他连忙抢了过来。

“让我们来看看这是个什么?”说着,他就揭开了托盘上面的步,露出下面的拍品出来。

他挑了挑眉:“是一张纸,啊,准确的说是一张古代魔文撰写的应该是药方吧,内容...呃...我看不懂。”

他抬起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说实话,这并不是一个好选择,我们的专家对这张所谓的药方鉴定过。”

“你们哪来的专家?”底下有人喊了一声,引起一片哄笑。

“好吧,就是我们的会长鉴定了一下,虽然他也看不懂写的具体内容。”

他改了下口,继续说:“但是可以肯定这张羊皮纸是3000年前的东西了,那时候教会还没有完全失败——不过与这张羊皮纸并没有关系。上面的文字是和羊皮纸同一时期的东西,不用担心是后来人拿到3000年前的羊皮纸自己写上去的。”

他用一块符文板盖在羊皮纸下半部分,说:“现在,你们可以上来验一下货了,看看值不值得自己购买。我们的会长辨认出来一套组合,认为可能是和智慧药剂有关。”

“哗~”底下一片喧哗,好多个法师都跑了上来,要仔细的观察。

对于法师来说,能够增加智慧的东西永远不嫌多。

“哎!哎!哎!你们轻点。”艾迪被挤得直往后退,“记住不要用手碰啊。其实你们不用这么着急,因为你们大部分人什么也看不懂。”

他站在台后,肆无忌惮的嘲讽:“我劝你们不要想太多,这个所谓的药方要是容易辨认的话,还会轮得到你们吗?就是因为基本无法解析出来,才会拿出来拍卖的。”

他接着故意小声说:“或者解析出来其实是废的,那样更糟。”

但是所有人都听到他的话了。

赛莲娜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拍卖师,不禁问:“妈,这样拍卖有人会买吗?”

其他的拍卖师都是不遗余力的夸拍卖品好,期望卖出高价,但是台上的拍卖师“装疯卖傻”,还一直贬低拍卖品,不会被雇主打吗?

旁边的奥尔丁顿听了,笑道:“不用担心,我们这个拍卖会主要还是内部交流,而且,法师也很少会因为其他人的话而动摇,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认为这个值这个价,一定会不遗余力的竞拍,但是要是觉得不值,无论拍卖师怎么说,也是不会动心的。”

所以说,拍卖师更多是个摆设,更多是个象征意义,毕竟,普通的拍卖师也不一定顶得住压力。

白山好的白癜风医院
酒泉治疗癫痫病方法
苏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贵吗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口碑怎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