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极品武道 第三百二十九章 绝望的北无邪

发布时间:2019-09-26 01:55:23

极品武道 第三百二十九章 绝望的北无邪

咻咻咻,连续十几道尖锐的破风声席卷天际,

就在施文文话音刚自落下的时候,他满脸愤怒,带着讥讽的目光看着北无邪,随后一连十几道光芒在他周遭闪烁出來,

这些光芒五颜六色,充斥整个空间,异常夺目,

光芒只是转瞬间便是化成了整整十五道凌立夜空的圣器,极其此人眼瞳,汇聚而出的威势,就连天穹之上的明月都黯然失色,

这十五道圣器中,有刀,叉,剑,戟,锤等十五种武器,全都是凌空对着那欺身而來的北无邪,充满着浓郁的杀意,

面对突如其來的一幕,干瘦黝黑身影眼眸猛然一缩,随后爆发出了浓郁的贪婪目光,

众周所知,小千世界的圣器,是凌驾于灵器之上,对于普通的虚元境强者來说,只逊色于神器的圣器,可以说也是极具诱惑,

干瘦黝黑身影此时便是如此,

因为出身兽域的他,并不像人类修行者那般,有着炼器师,他们得來的武器都是通过交易而來,稀少程度可想而知,

“器修,”

北无邪望着凌空而起的十五道圣器,瞬间明白过來怎么回事,阴沉的脸庞不由抽搐一下,但在弦之箭不得不发,

此时根本容不得他抽身退去,

“杀,”

施文文愤怒的脸庞变得通红,似是杀机充斥的因故,整个脸庞沁出了油光,他掌印陡然一变,凌空的十五道圣器颤抖几下,随后破空而出,

尖锐的破风声咻声不断响起,一连十五道圣器几乎连贯的朝北无邪的轰去,汇聚而出的恐怖凶势极其逼人,

施文文这突如其來的一手,也是令得戈离微微诧异,不过却是同一时间出手,

况辰脸色平静,血染屠血光璀璨,嗡嗡的剑鸣声充斥开來,无情的剑芒袭射而出,涌上北无邪的后背,

“该死的,”

北无邪望着轰來的十五道圣器,脸庞阴沉得能够滴得水出來,本以为抹杀施文文是手到擒來之事,却沒有料到后者竟然是个可恶的器修,

竟然能够一下子控制那么多的圣器,

“看我将你这十几道圣器轰成废铁,”

北无邪怒吼一声,桀骜,不可一世的气势席卷开來,一道繁复的手印在他掌中陡然结起,如潮水汹涌一般的元力在他脚掌炸裂出來,形成了一座不能摧毁的堤坝,

随后他手掌再度陡然一变,那座不能摧毁的堤坝陡然巨震,被他拦住的惊涛骇浪陡然翻腾起來,以惊天动地之势涌上那十五道圣器,

轰隆,百丈庞大的浪花拍上那十五道圣器,将那光芒几乎尽数的掩盖而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情形就像一道骇浪拍击着海面上升到了最高点,还未退却之时,后方再度涌來一道更凶猛的浪花,

六转虚元境的全力一击之下,天地黯然失色,

施文文发动十五道圣器的攻击,几乎顷刻间便是被那元力骇浪淹沒而去,随即如同断了翅膀的雀鸟一般,尽数的坠落在地,

紧接着恐怖的攻击袭向他,

噗的一声,他整个人如遭重击,闷哼一声身形便是倒射出去了百丈远,施文文重重的摔在地面上,脸色惨白,气若游丝,

与此同时,一道锐利的血红剑光也是从北无邪的背后划过,带起一蓬血雾,

况辰望着昏迷躺在地面之上的施文文,再度看着北无邪,眼神闪过冰冷道:“你会死得很惨,”

感觉到背脊的凉飕飕的剑痕,北无邪同样眼神异冷的盯着况辰,戈离道:“这句话应该是我和你们说,”

刚才那一道锐利的剑光可怖至极,竟然是瞬间破了他的防御,伤及到了他的筋骨,殷红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衣衫,

“千焰破,”

况辰懒得与他废话,脚掌一点空间,身形如同游蛇一般闪过天际,血染屠幻起了一道充满可怖温度的剑光,对着北无邪席卷而去,

焚剑道本身就充斥着极大的毁灭之力,追求极致杀人手段的亡命剑,那充斥的杀气更是滔天,

剑光在空间划出一道半月的弧度,如绚丽的焰火爆发出了令人感到窒息的美,却暗藏致命的杀机对着北无邪的脑门袭去,

北无邪冰冷到了极致的眸子,充满讥讽,他冷笑一声,道:“就凭你三转虚元境想要杀我,”

“我一个个将你们灭了,”

他张大眸子,阴狠,毒辣的望着况辰,再看着戈离,一道繁复的手印在他手掌瞬间落成,

“森罗掌印,”

一缕黑气从他掌心弥漫出來,透彻着浓郁的令人感到沉闷,压抑的死气,随着印法的结成,庞大的黑白光影在他掌心成型,对着那道可怖的剑光袭去,

况辰施展出來的剑势,极端凌厉,霸道,他沒有任何的小觑,第一次将元决施展出來,以图将况辰连人带剑一起解决,

可是事与愿违,

戈离身形极其轻盈的闪了过來,蓝之色的火焰在她身后如火龙般缭绕着,熊熊燃烧,散发着恐怖的温度与异冷的冰寒,

而在她掌心一簇青色与红色交织的火焰以闪电般的速度轰上北无邪那道黑白掌印,

半路杀出个妖艳火焰,北无邪眼神极其愤怒,随后在他目光的注视下,青色与红色交织的火焰与黑白掌印对碰在了一起,

咔嚓一声,黑色掌印竟是破碎开來,而后那簇火焰沒有丝毫的停顿涌上北无邪,

“怎么可能,,”

北无邪眼眸陡然一缩,想不到自己的森罗掌印竟然在那簇青红火焰面前不堪一击,他诧异一下,

“该死的天地火源,”

他臭骂一声,望着掠來的青红色火焰,想都不想,身形嗖的一下如箭矢一般射了出去,以图躲过青红色的火焰,

但是还未待他的身形停顿下來,况辰发出的那道凌厉剑光将他的后路完全封锁,落在他的侧身上,

嗤嗤,锋利无匹的剑光掠过北无邪的手臂,一道血箭溅射出來,

“又是你这可恶的东西,”

感受着沁入肌肤的冰冷剑意,北无邪眼色极其阴沉,况辰的剑法太过凌厉与迅速,在应付戈离的天地火源面前,他根本避之不及,

而且,他隐隐看出这是他们两个的配合,非常默契,

北无邪脸色森然,他偏头看了一眼戈离,在他的印象中千灵学院并沒有这号人物,沒有修为这么厉害的焚修者,

但况辰是毫无疑问的千灵学院的学生,他不禁怀疑起这两人的关系,从这默契的战斗來看,绝对不是在“夺火赛”这段时间认识的,

“杀了他,”

况辰脸色平静,眸子却是异常狰狞,被北无邪追杀了整整一个下午以及傍晚,就算是泥人都有三分火气,

他沒有给北无邪丝毫喘气的时间

极品武道  第三百二十九章 绝望的北无邪

,脚踏“剑游虚步”,血染屠爆发出了一道道充满毁灭力道的剑光,对着北无邪笼罩而去,

剑光如水,哗然旋转,掀起长达数十米的凶猛波动,闪过空间,极其充斥眼球,

“老子第一个先灭了你,”

北无邪体内的怒火瞬间被点燃出來,脚踏空间,伸出手掌,恐怖深邃的威力在他掌心炸裂而出,直接涌上况辰,

他眼神狰狞到了极点,北境北恶榜与千灵虚境榜由來积怨极深,再加上况辰本身也是属于虚境榜第四,无形之中彻底的点燃了北无邪的怒火,

“大梵文柱,”

而同样的,况辰也是森然至极,北恶榜作恶多端,不知掠杀了多少千灵学院无辜的学生,罪大恶极,早以被千灵学院列入了必杀的名单中,

无论如何,今日必杀北无邪,

轰隆,天穹突然响起一道雷霆声,百丈庞大,金光璀璨的大梵文柱从天而降,携带着神圣的雷霆气席卷开來,周遭百丈庞大的空间都被大梵文柱上金光笼罩,威势逼人,

那九道龙形符文龙飞凤舞一般,栩栩如生,

况辰印法一变,大梵文柱陡然飞來,他环抱着庞大的大梵文柱狠狠的对着北无邪砸了下去,

恐怖的力道在天际徘徊,北无邪望着庞大的柱影沒有丝毫惧色,身形顶了上去,无比凶猛的拳印生成对准大梵文柱便是一轰,

咚的一声,一股刺耳的音波蔓延天地,百丈开外的巨树啪啦一声,被震得爆裂开來,

况辰感到虎口发麻,整条手臂差点失去了知觉,北无邪那一拳的恐怖几乎震得大梵文柱脱手飞出,

他反手一拍大梵文柱将那恐怖的震力卸掉,随后一股金光从大梵文柱内部席卷而出,顺着北无邪的手臂进入了他的体内,

噗,北无邪还沒感到发生了什么事,便是感到体内传出一道沉闷声,紧接着脸色发白,体内那股金光在无情的杀伐着,充斥在他体内的黑气极其紊乱,

“这是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一连几道疑问在北无邪的脑海闪烁而过,他感到在金光的杀伐下,体内的生机正随着黑气快速的流失,一股不详的念头在他心头闪过,

就在这时,一道弥漫着蓝之色的火焰如流星一般划过璀璨的夜空,在北无邪那惊慌,恐惧,绝望的眼神中放大,

“无尽冷火,”

不,

赣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赣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赣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赣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赣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