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冯玉祥冯玉祥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10-23 14:42:29
初三,方雨每每单独去洗澡时,心脏都跳得比平常快的多,这是后话。 总的来说,寄宿的条件还是比较苦的。再加上方雨性子内向,从没出过远门,第一次遇上这些事儿,逃避的心理不自觉就占了上风。刚去上了个把月,回家就闹情绪说不读书。“这学期钱都交了,你道长论短说不读就不读,你以为钱这么容易赚啊!下个学期再说。”方雨爸连吓带骗的。方雨就咬着牙,心想挨过这一学期就行了。 记得有次过完周末刚回到学校,傍晚吃饭时同伴找不着方雨,大家知道方雨跟家人因读书的事闹情绪,就怕发生什么事了。同伴叫了初二初三的同村学长们,满校园的疯找。最后在校水库边找到了方雨,原来,方雨独自一人到水库旁排解情绪去了。可这却把大家吓坏了,还以为方雨要干嘛呢。事后方雨每每想起这事儿,就觉得挺搞笑的,不过心里却是觉得挺温暖的。 这第一学期放假后,方雨就又在家闹情绪说不想再上学了。左邻右舍都过来劝说,大家都是过来人,大字不识几个,所以更是深知知识的重要性。方雨都置之不理,有次给方雨爸训了比较重了方雨就赌气不吃饭,还是奶奶哄着才吃的。其实经过一个假期大家的劝说,再者经过了一学期的初中生活,也有点石赤不夺习惯了,方雨心里已经不是像当初那么拒绝上学了,可想起自己当初那坚决的样子,现在转头,给人笑话去了,就使着性子,拧着不走。眼看是没法了,最后还是给方雨妈给看穿了,来了个“先斩后奏”,还好也奏了效。 砥节砺行 經過了一個學期的磨合,第二學期的寄宿生活對方雨來說也就不會那么排斥了,漸漸地就有些適應了。第一學期覺得很苦悶的一些事情,到了后來竟也覺得有了些趣味。 早操還是一樣的早起,為了避免刷牙時跟他人搶水,方雨每天早上都提前起床,刷好牙準備早操,或是在前一天偷偷地在宿舍內藏點水備著第二天早上刷牙。因為是住十幾個人的集體宿舍,怕濕氣太重引起皮膚病,學校規定宿舍不能有這樣的用水的。但為了節省時間,方雨還是偷偷的違規著,再說就那么一點,自覺也沒嚴重到那程度。而這偷偷摸摸的事兒,有時也覺得蠻刺激的。當然,也被老師發現了幾次,挨罵是難免的了。 放学吃饭依然是一片乱哄哄,方雨蒸饭时就把饭盒放在了最底层,这样即使去晚了,也不怕给其他人闲言碎语翻来覆去盖错了盖子拿错了。有时还从家里带些地瓜,蒸饭时顺便放些进去,当天就有香喷喷的地瓜饭可以吃了。而且,方雨始终觉得,食堂师傅卤的豆腐实在是超好吃,只要食堂有供应,方雨每餐必买。即使后来毕业工作了,方雨仍觉得在所品尝过的豆腐当中,唯其第一。 傍晚洗完澡怕赶不上晚自习时间,那就不洗了,等晚自习完再洗澡。而一天最享受莫过于这傍晚时间了。趁着落日余晖,方雨就拿起书到水库边上读去,老师说,这段时间记东西最容易记得住,真假就不知了。其实读书是假,散步看夕阳玩耍是真。因为学校旁边是水库,而当旱季时,水位就会下降。裸露出来的地表原本都是农垦的土地,比较肥沃,水位降去月余,地面就会长出细草来,整片望去,就像缩小的北方草原,壮观的很。傍晚十分,约上几个伙伴去踢踢那个捡来的破球,不亦乐乎。 比较心惊胆战的要数晚自习后洗澡了。经常听校园的那口经淹死人的“传说”,方雨洗澡时也不得不约上几个伴儿。想着这些事儿,洗澡洗衣服的速度就快了许多了,哪管得干净与否。到了初三,因为建新校的路程,到学校对面村子下的田边一处井边洗去,也不知这口井是谁发现的,反正是洗了将近一个学期。 既是不那么排斥学校,方雨周末回家的次数也就减少了,回家一次就多带些生活费备着。不像第一学期,刮台风也赶着回家,幸好没被刮走。而到了初三,学业繁重些,先前不想读书的情绪也江苏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锦州性病医院费用
绍兴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痛风风湿专科医院电话
江苏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