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spanclassarticletagtagcate1读点span大宇造船巨头地位朝不保夕

发布时间:2019-08-16 18:38:27

韩国大宇造船海洋株式会社(大宇造船)二季报曝出巨亏,近期又面临新一波麻烦,先被传两艘大型液化气体运输船(VLGC)在建期间发生火灾,后又因涉嫌会计欺诈而成为被告,大宇造船真可谓面临多事之

韩国大宇造船海洋株式会社(大宇造船)二季报曝出巨亏,近期又面临新一波麻烦,先被传两艘大型液化气体运输船(VLGC)在建期间发生火灾,后又因涉嫌会计欺诈而成为被告,大宇造船真可谓面临多事之秋。

大宇造船二季报称巨亏主要原因是受到海工市场的牵连,流动资金出现巨大缺口。有破产史的大宇造船会否历史重演?而更为严峻的形势是,此前力保大宇造船的大股东韩国产业银行据传将会出售其股份。

重组箭在弦上

1973年成立的大宇造船总部设在首尔,造船厂位于韩国玉浦,主要建造LNG船、LPG船、油轮、集装箱船以及海工船,其中LNG船年销售额占全球1/3,排名世界第一,总体实力仅次于排名世界第二的韩国现代重工。但近年来大宇造船屡被传业绩不理想,资金吃紧。

根据大宇造船官方数据,用于企业运营的现金流2011年为22亿韩元,之后一路下滑至负值,2012年为-9961亿韩元,2013年为-1198亿韩元,2014年为-5602亿韩元,现金流严重紧张。业绩方面,根据年报,去年全年净亏损2089亿韩元,今年一季度亏损1387亿韩元,二季度亏损高达3.03万亿韩元,巨亏原因是油气平台等海工项目的建造延期。

二季报发布后,大宇造船股价一路下滑,8月19日,大宇造船股价下滑7.3%,跌至6000韩元,是自2002年1月以来最低水平。

目前大宇造船的流动负债已超过现有资产。为解决严重的债务问题,大宇造船计划展开一系列自救行动,包括缩减全球造船厂规模、出售非核心业务(目前已确认核心业务为商船、特种船和海工装备建造)、请求大股东注资等一系列措施。

缩减全球造船厂规模方面,近期大宇造船计划清算位于罗马尼亚的大宇曼加利亚重工造船厂。该厂是大宇造船与罗马尼亚政府在1997年合资成立的,大宇造船出资4480亿韩元,持有51%股份。该厂对大宇造船抢滩欧洲市场有很大的作用,成立多年来,每年的交付量不低于5艘。然而,截至去年年底,该厂的总债务为1.29万亿韩元,高于其7528亿韩元的总资产。目前该厂手持订单共计24艘,但根据EA Gibson的数据,自今年1月以来,该厂尚未接获任何新船订单。

出售非核心业务方面,7月份,手持大宇造船31.46%股份的最大股东韩国产业银行表示将清算一家美国的风电公司DeWind。2009年大宇造船收购DeWind,计划发展风电业务。收购以后,DeWind的效益不佳,销售额从2012年的1804亿韩元下降至去年的1480亿韩元。截至今年3月底,大宇造船已经为DeWind提供了5570万美元贷款以及3590万美元的贷款担保。

大股东注资方面,今年夏天韩国产业银行已为大宇造船注资1万亿韩元股本,同时提供同等金额的新贷款。其他债权人包括韩亚银行和韩国外汇银行,共计提供贷款1.01万亿韩元;国民银行提供贷款8970亿韩元;友利银行和新韩银行分别提供贷款5470亿韩元和4090亿韩元,注资总计达3.86万亿韩元。

接二连三触“霉”

下半年关于大宇造船的负面新闻不止于二季报的巨亏。就在近期,曝出位于巨济市的大宇造船玉浦船厂8号干船坞两艘在建的84000立方米VLGC发生火灾。据业内人士分析,初步原因是绝缘材料起火,这是建造VLGC时最大的隐患,此前韩国现代重工、中国江南长兴造船厂都因建造VLGC发生过火灾。

此次火灾给大宇造船带来的经济损失目前尚未估算出,但火灾事故对业绩巨亏的大宇造船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火灾风波尚未平息,8月底大宇造船又被曝出因涉嫌会计欺诈而面临诉讼。根据相关媒体报道,韩国律师事务所Hannuri Law近日表示,将代表中小投资者,在9月份对大宇造船和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德勤)提出共同诉讼。中小投资者认为,大宇造船和德勤涉嫌参与会计欺诈,从而导致了中小投资者的损失。大宇造船将今年以来巨额亏损的原因归咎为油气平台等海工项目带来的损失,然而根据大宇造船去年的报告,自2010年以来大宇造船每年营业利润超过4000亿韩元。对于这项指控,大宇造船方面表示:“近年海工市场处境艰难,大宇造船在该市场面临入不敷出的困境。”据悉,大宇造船近期将就上诉事宜搜集证据,正面回应。

受累于多订单与海工

尽管大宇造船被负面新闻缠身,但尚未撼动其在世界造船领域的地位,尤其是手持订单量方面。根据克拉克森数据,截至8月底,大宇造船手持订单量共计857万GT,位居全球首位。

但是,手持订单量全球第一真是好事吗?业内专家告诉《航运交易公报》记者:“手持订单量越高,亏的风险也越高。”据悉,韩国造船企业与中国造船企业一样面临一个窘境,即造价不高,融资成本高。该专家表示:“韩国大部分造船企业在造船方面利润通常只有5%,而融资成本普遍高于5%,这让造船企业如何赚钱?”

另一方面,最近5年来,大宇造船在海洋成套设备方面的亏损额高达2万亿韩元,而该企业在会计账面上做假,隐瞒了这部分亏损。

预测认为,大宇造船二季度最高可能出现3万亿韩元的亏损,并出现流动性不足。为了应对这一状况,债权人韩国产业银行已决定由结构调整部门来负责大宇造船,并考虑在必要时予以紧急流动性支持。

5年前,作为全球三大造船企业的现代重工、大宇造船和三星重工,开始将视线转向主业以外的领域,涉足海上石油钻井平台业务,意图避免与中国企业展开直接竞争,因为中国廉价的劳动力以更低廉的成本制造油轮,侵蚀本就薄利的利润。

在当年看来,随着油价逐渐攀升至每桶100美元,建造离岸钻井平台似乎是个精明的赌注。但如今回头去看,这一深海战略似乎事与愿违。韩国造船企业如今面临双重困境:不但作为主业的造船业务阻力重重,连此前规划的深海计划都惨遭挫败。

韩国进出口银行海外经济研究所首席研究员Yang jong seo表示:“由于造船需求下降,三巨头过度竞争海上钻井平台业务来填补市场空白,这是它们犯下的最大错误。”

韩国的海工装备业务直接受到低油价的冲击,去年,韩国三大造船企业接收的海工订单量均未达到预期目标。

其中,现代重工获得56亿美元的海工装备订单,低于其73亿美元的年度接单目标;三星重工获得32亿美元海工装备订单,远低于其89亿美元的年度接单目标;大宇造船获得37亿美元的海工装备订单,亦远低于其89亿美元的年度接单目标。今年前5月,韩国三大造船企业没有接到任何海工装备订单。

海工装备业务一度被称为韩国造船行业的“救世主”,但受到低油价新常态的重创,海工船东不再轻易下单,韩国造船企业目前已经停止接收新的海工装备订单,被迫进行业务重组。

对此形势,大宇造船官方表示:“今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造船形势非常严峻,利润下滑以及中日造船企业的竞争给韩国造船企业带来严重压力。”

尽管压力有之,但目前大宇造船正在积极寻找业绩拐点,当务之急是在资本市场获得更多融资,并进行一系列重组工作。今年对大宇造船的发展而言非常关键。

郑州治疗牛皮癣最好的医院
吉林治白癜风最好的研究院
美白针多长时间打一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