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重生鬼仙途 第282章 内斗

发布时间:2019-10-13 00:26:55

重生鬼仙途 第282章 内斗

在玉缺炼丹的时候,含露和翰嘉就轮换着给玉缺护法,休息时就服用了丹药,恢复了自身的灵力。

听战天这样说,含露便有些意动。在这里,能有一些妖精朋友,自是最好。她看向玉缺和安闲。

玉缺和安闲都闭目盘膝,很认真地运功恢复灵力。

含露对战天说:“过一会儿再去吧。等玉缺师兄恢复灵力了再说吧。”

鸿煊说:“你们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我这次没什么收获,先过去和他们套套交情。”说着,他就站起来。他很想过去看看,能不能再分点好处。玉缺不肯给他炼丹,他很是不爽。

阳城和战天犹豫了片刻,也跟着站起来。

战天说:“要不等等吧,大家一起去。”

鸿煊说:“不是早就说好了各自行动的吗?你们不去,我去。”他率先走了。

战天和阳城对望了一眼,也都跟了过去。

他们才走一会儿,玉缺就跳起来,说:“走!赶紧走!”说完,他就率先跑了。

安闲连忙结束了修炼,打开鬼门,唤了两匹幽灵战马出来,让岳鹏等鬼都进入幽冥界修养。她和雾华骑了幽灵战马,紧紧跟上玉缺。

含露和翰嘉对视一眼,不明所以。

想了想,含露还是召出了她的雪色琉光鹤,和翰嘉一起,坐了上去。

雪色琉光鹤飞了起来。

飞得高,看得远。

刚刚结束了一场灭族屠杀之战的幽云村,又一次陷入了战争的海洋。各种妖物缠斗在一起,分不清派别和敌我。

战天、鸿煊和阳城也被卷入其中,面临着四面八方各种莫名其妙的攻击。

“它们怎么打起来了?”含露问。

翰嘉一脸懵圈,无法回答她。

同样的问题,安闲也在问玉缺。

玉缺跳上了安闲的幽灵战马,非要与安闲同骑,说自己的灵力耗尽了。为了不让他和自己同乘一骑,安闲只得又从幽冥界里唤了一匹幽灵战马出来,让玉缺骑上。

“能是什么原因?在人界,若是诸侯大军联合推翻了旧王朝,然后会怎样?”玉缺用一个问题来回答安闲的疑惑。

还能怎么样?当然是混战一场,决出新的帝王,建立新的王朝。

安闲感叹。“那不过是个小农庄而已!”

“你瞧不上,并不表示别人不在乎。”玉缺说。

雾华叹道:“没想到妖也和人类一样贪婪。”

玉缺说:“只要了有了智慧,就会有私yu。私yu是一切罪恶的起源。”

安闲说:“你怎么不说智慧是一切罪恶的起源?”

玉缺冲安闲竖起大拇指。

安闲转开头,不看他。

天上,含露和翰嘉在纠结着,要不要去救战天他们。他们能义无反顾地冲下去和玉缺、安闲死战,那是因为当时他们自觉无望离开妖界。若是玉缺也死了,在没有阳灵丹的情况下,他们也活不了多久。

这会儿,二人都有一堆阳灵丹在包包里揣着,还能活好久,那里还有那股赴死的决心?可是,就这样丢下战天等人,含露和翰嘉又于心不忍。

“玉缺师兄,安闲师妹,战天他们三个很危险。”含露追上玉缺他们。雪色琉光鹤在玉缺、安闲身后低空飞行。

玉缺头也不回,说:“放心吧!只要他们不是太贪心,就能跑掉。那些妖怪争地盘呢,谁有功夫追杀他们!”

安闲勒马停了下来,不跑了。

含露也收起了雪色琉光鹤,和翰嘉一起,落到地面上。

安闲说:“含露师姐,别担心了。这种类似争夺王位的战争,除了有机会争夺王位的那些家伙会斗得你死我活,对下面的虾兵蟹将,彼此都会互相留手。毕竟,把兵和民都杀光了,他们当了王统治谁去?我们只要避得远远的,表示我们不参与争夺就好。”

玉缺也勒马停下来。“小娴娴,你越来越聪明了!”

安闲一听到“小娴娴”三个字就有原地爆炸的chong动,怒气从脚底板往脑门上冲。

含露、雾华被玉缺这奇异的称呼给震惊到了,不由都惊诧地看着安闲。

安闲更气。“你们为何如此看我?他乱喊的!哥,帮我撕了他的嘴。”

含露抿嘴而笑。

雾华从有了战马上跳下来,硬着头皮看向玉缺,说:“玉缺师兄,您看……”

玉缺也下了马,却已经摆出了冷酷的模样正正经经的,好像刚才那句话不是他说。雾华只得冲安闲报以安慰的笑容,说:“妹妹,玉缺师兄和你闹着玩呢。”

安闲狠狠瞪了玉缺一眼,打开鬼门,把幽灵战马都收回幽冥界里去。

战天、鸿煊和阳城灰头土面地追上来,各个身上都挂了彩。

“现在才知道李平阳那身装备真不是盖的!竟然能在那么多树妖的追杀下毫发无损。”战天一PI股坐地上,感叹一声,按住出血的小腿,用力自我治疗止血。“安闲师妹,你那天怎么和他们说的,那些树妖怎么就放过你和李平阳了呢?我拿灵石出来怎么不行?”

安闲报以微笑。这话可不好回答。此一时彼一时

鸿煊服了一粒疗伤丹,靠着树坐下,责问道:“含露,翰嘉,你们太不够意思了!眼见我们那么危险,也不过来帮我们一把!在这里,就我们几个人类,若是我们也不团结,还怎么生存下去!独木难支的道理都不懂吗?”

鸿煊说得大义凛然,却只叫了含露和翰嘉的名,不敢提玉缺、安闲和雾华。

含露很不自在地红了脸。

鸿煊不提,安闲却不会假装不知道。她冷笑道:“说得比唱得好听!我们被猪妖追杀的时候,是谁啊,跑得比兔子还快!鸿煊师兄当时怎么没想过大家都是人类,独木难支,怎么不留下来与我们并肩作战?怎么不提醒我们西边就是幽云村?”

玉缺一本正经地说:“安闲,你误会了!你鸿煊师兄是去给我们搬救兵了!你看,他把战天和阳城师兄都带来了!虽然来得有点晚,但你也别怪他!”

安闲呵呵笑了两声。

战天和阳城都愕然地看着鸿煊。鸿煊遇到他们的时候,可是什么也没说。

含露和翰嘉对视一眼,相对摇头。

鸿煊的脸皮也是十足的厚,竟是淡然地点了点头。“是啊,唉……幸好你们没事!玉缺师兄,您的灵力可恢复了?能帮我炼点阳灵丹了吗?”

玉缺说:“我的灵力恢复了,但是,我今天不想炼丹了。”

“啊?”鸿煊感觉自己一头撞在了铁壁上,脸都撞平了。

衡水好的牛皮癣医院
绥化好的牛皮癣医院
中山治疗牛皮癣费用
衡水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绥化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