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丹武至尊 第十九章 后悔碰到这混世魔王

发布时间:2020-01-16 22:03:18

丹武至尊 第十九章 后悔碰到这混世魔王

得了大汉的承诺,苏寒便探下身子,在那断臂汉子的肩膀上随手diǎn了几处穴道,拍了拍手説:“好了。”

大汉见苏寒的动作这么儿戏,有些怀疑。但那断臂汉子果然不再痛苦呻吟,而是神色一缓晕了过去,断臂处狂涌的鲜血也停止了。

那大汉大喜过望,也意识到眼前的少年不是普通角色,连忙道:“xiǎo少爷有什么问题尽管问。”

“你们是怎么引来那群血云鼠的。”

这是苏寒最想知道的,能控制凶兽可是世间奇闻,哪怕只是一阶的血云鼠,也足以令人闻之色变。这大汉只是气武境五段武者,他弟弟实力更弱,难道他们有异乎寻常的天赋?

如果不是好奇这个,他根本就懒得和这大汉浪费时间。

大汉一怔,脸上立刻出现犹豫神色,眼睛不自觉地四下转了一圈,张了张嘴:“呃……”

苏寒一看他这样,就知道在酝酿什么谎话,不禁冷笑一声:“考虑清楚再回答,我这柄剑可是不长眼睛的。”

那大汉浑身一颤,不敢再玩什么花样,连连diǎn头道:“我説,我照实説!”

他捂着胸口,挣扎了几次没能爬起来,只好用胳膊支撑起半个身子,往树下一指:“我们兄弟俩,有个不一般的宝贝。xiǎo少爷仔细找找,是一片树叶状的东西,不到一寸长,我们就是用它……。”

在他説话的时候,苏寒目光已经锁定在了那树叶上。还没等大汉説完,苏寒身形一闪,大手凌空一抓,把那片xiǎoxiǎo的树叶拈在手里。

“……引来血云鼠的。”大汉呆滞地説完最后半句,内心一股吐血的感觉涌上来。这少年,莫非是妖怪吗,那树下密密麻麻的全是落叶,他是怎么找到自己説的那片树叶的?

“原来是个叶笛,这就是你説的宝贝?”

苏寒把树叶凑近嘴边,作势要吹,那大汉立刻撕心裂肺地大叫一声:“不能吹!!”

苏寒诧异地看着大汉,大汉尴尬道:“这个东西,似乎是有使用次数的,每吹一次就枯黄两分。现在叶笛已经有六分枯黄,我估计最多只能再使用两次,xiǎo少爷现在吹,就浪费了。”

“你倒懂事。”苏寒夸赞了大汉一句,“这个叶笛,我吹一下,就能引来成群的血云鼠?”

“不光是血云鼠,方圆数里的一阶凶兽都能引来,二阶以上好像不行。xiǎo少爷吹完后,切记握着叶笛不要撒手,在心里想着让鼠群攻击谁,它们就会照做。”

那大汉一边説,一边露出由衷的心痛神色,这叶笛可真是宝贝啊,自己兄弟俩就指望着靠它狠狠发几笔财了,就这么送出去,不甘心啊!

眼看苏寒把叶笛收进口袋,那大汉面如死灰,就差没捶胸顿足、大喊大叫了。

苏寒却没有就此离开的意思,而是戏谑地打量了一眼那大汉,“你们兄弟俩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

“回禀xiǎo少爷,我叫风一,我弟弟风二,都是这血云山脉外围地带的猎人。”这xiǎo瘟神又在打什么主意,大汉下意识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口袋。

“嗯,风一,这叶笛你们用了三次,看来打劫了不少好东西?”苏寒笑呵呵看着风一。

风一脑子里一阵嗡嗡巨响,欲哭无泪道:“xiǎo少爷明察,我们兄弟俩偶然间拾到这叶笛,试吹浪费了一次,在xiǎo少爷你身上用了一次,真正打劫成功的也就一次,只得了一diǎn微不足道的xiǎo东西!”

“交出来。”

苏寒这短短三个字犹如魔音贯耳,那大汉纵使再不情愿,也只能从口袋里掏出一个xiǎo锦囊。

“一枚金魄,五枚银魄!”苏寒惊讶地看着锦囊里的东西,这金银魄他前世倒是见得不少,但重生之后,还是第一次见到。

所谓金银魄,就是从金、银中提炼出来的精华,一千两黄金才能提炼出一枚金魄,银魄同理。金银魄是炼器的重要材料,而在dǐng尖强者云集的帝都,金银魄更是约定俗成的流通货币,代替了白银的存在。

那风一并不认识金银魄,此刻看到苏寒的神情,他大约也能猜到这亮闪闪的xiǎo东西价值连城了,内心不禁又是一阵捶胸顿足!

“这金魄银魄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看样子,你们把一个不简单的人物谋财害命了,不怕他所属的势力来报仇吗?”

苏寒似笑非笑的看着风一,风一的后背顿时冒出一层冷汗!

他当时真没想那么多,见那青年锦衣华服,他和风二一合计就下手了。那青年没有苏寒的本事,一下就中招了,被鼠群啃得骨头都不剩,只留下这个装着金银魄的锦囊。

现在被苏寒一提醒,风一如坐针毡,恨不得马上就领着风二,逃得远远的。

“想跑也晚了,莫非你以为那些大势力是好惹的,他们有一万种手段可以找到你。”苏寒又来一句,断绝了风一所有的希望。

“xiǎo少爷救我们!”

风一猛地朝苏寒磕起头来,“只要能活命,我什么都愿意做!”

苏寒露出一副为难神色:“就算你这么説,我也没有办法啊。”

风一急道:“xiǎo少爷神通广大,怎会没有办法,恳请xiǎo少爷指一条明路。”

“只怕你们不愿意啊。”苏寒叹道。

“xiǎo少爷放心,只要能活命,哪怕让我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风一信誓旦旦道。

“那好,这金魄银魄,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这样一来,就算是有人来寻仇,也会主要冲着我来。”

苏寒一副做出了莫大牺牲的样子,脸上简直绽放出了人性的伟大光辉。

风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魔星明明是抢走了自己的全部身家,怎么弄得好像是自己求他抢一样!

但为了活命,风一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什么都没有活着重要!

“另外,你们兄弟俩就跟着我吧,我也不要求你们日夜伺候,只要当个跟班打手就行。有人来寻仇呢,我就罩着你们。”

苏寒一边説,一边看了昏迷的风二一眼,脸上竟然露出一抹嫌弃,好像是在説断臂的风二不够资格给自己当跟班似的。

什么?跟在这xiǎo魔王身边,当跟班……

风一终于忍不住,“哇”的吐出一大口血,怎么会演变成这样,自己兄弟俩只是想好好干一票而已,没想到找错了对象,落得个人财两空的下场……

拼武力,拼不过。比算计,明明自己兄弟俩才是猎人,结果却被人给“猎”了,不仅全部身家被抢走,而且连人也跑不掉……这强烈的挫败感,刺激得风一痛不欲生。

这已经不能仅仅用不走运来形容了,惹到谁不好,偏偏惹到这么个混世魔王!

“是,少主,风一听您的吩咐,绝不会有二心。”风一强忍屈辱向苏寒磕了个头,他虽然迫于生计做些打劫勾当,但本质上还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既然认主,就不能背叛。

不出一会,昏迷的风二醒来,看着自己的断臂,一时悔得肠子都青了。

听説自己的叶笛和金银魄都被苏寒拿走,人还成了苏寒的跟班,风二更是一阵捶胸顿足!

还没等兄弟俩缓过神来,苏寒已经开始使唤他们了!

“风二,别愣着,去附近猎diǎn凶兽,生火烤肉吃。”

“风一,给我护法,我要突破到气武境六段,不要让任何外物干扰我。”

苏寒看着风二断了一臂的身影歪歪扭扭的远去,这才在巨树下盘膝而坐,呼吸逐渐放慢,体内《黑龙谱》运转起来。

风一的双眼紧紧盯着苏寒,刚才他没听错吧,少主居然説要突破?

他是见识到了这位少主的本事没错,不过,説突破就突破,这也太玄乎了吧?

谁不知道,武者的修为每突破一段,都是要靠天时地利人和等种种机缘的。就算是大家族大势力的少爷,有丹药相助,也不能説突破就突破。

今天他风一倒要看看,自己这位少主,到底是在吹牛,还是真的能突破?

北京熙仁医院需要预约吗
河南能源焦煤公司中央医院
长春白癜风治疗方法
海南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三亚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