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众神的world第二百一十章守狩2

发布时间:2020-01-25 06:05:32

众神的world 第二百一十章 守狩(2)

竟然在高层中也有清道夫……

夏洛克想起林茜说过,人间界的掌权阶级同神魔两界从来就没有断过联系。看来蒙在鼓里的,只是他们这些普通人罢了。她微微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大汉这时看了眼林茜和尚可:“至于你们两个……部门已经分配了吗?”

林茜和尚可看了高潜一眼,都没说话。一旁的季麟道:“本来是安排他们一到就去姜师叔那里报到的,不过他们不放心高潜,就跟来了。”

大汉呵呵地笑了两声,目光却锐利地扫过林茜和尚可:“不放心?不放心什么?是怕我吃了高潜,还是将他卖了?”

大汉的眼神本就凶狠,此刻声音低沉阴冷,一旁的季麟早已脸色发白地跳了起来:“没没没,守师叔你别生气,是我不会说话,他们是舍不得高潜,是舍不得。”

林茜倒是没被大汉凶狠的眼神吓住,她直视着大汉轻声道:“我得和高潜待在一起,他去哪个部门,我就去哪个部门。”一旁被大汉的眼神震慑住的尚可回过神来,也连忙道:“我也是。”

大汉轻哼了一声:“做咱们清道夫这一行,讲究的是口传心授。只有精英团的成员才能当导师,同一时期,也只能带一个徒弟。所以你们跟着高潜也没用,我授课的时候是不会让你们旁观的。”

季麟这时连忙劝那两人:“正是正是,你们还是去各自的队长那里报到吧,大不了出任务的时候将你们编成一个小队,这总行了吧?”

林茜还是固执地看着大汉:“你授课的时候,我可以等在外面,不会偷看的。”尚可还想跟着点头,一旁的季麟已经用胳膊肘重重地捅了他一下。

高潜微微皱了皱眉,放林茜离开他的视线,其实他自己也不放心,毕竟林茜的身份特殊,身上又有那个让他不安的阴影。只是看这位守师叔的意思,却是非常坚持。高潜略想了想,开口道:“守师叔,今天我们来,一则是报到,二则是为了夏洛克和瑟琳娜约战的事。您看,是不是先将这件事解决了?”

大汉点了点头:“不错,能将主意打到我徒弟身上,瑟琳娜这个大吸血鬼也算是做到头了,季麟,你带他们三个去找小鱼,该怎么做我今早已经交代过了。”

“好。”季麟生怕尚可和林茜又闹别扭,直接伸手将尚可拉了起来,“赶紧走,别浪费时间,你们几个要学的东西多着呢。”

高潜也对林茜道:“你们去吧,晚些时候我去找你们。”

林茜看了大汉一眼,点了点头:“好,我等你。”夏洛克在出门前回头道:“高潜,你放心,我不会让瑟琳娜得逞的。”

高潜额头黑线,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待夏洛克林茜尚可三人离开了会议室,会议室静了下来。高潜看了看对面盯着自己的大汉,倍感压力地站了起来:“那个,林茜是我女朋友,她人挺好的,就是有点缠人,呵呵……”

“她是天使。”大汉打断了高潜。

高潜的心重重地跳了一下:“呃,她是天使血脉。”

“师父面前不准撒谎。”大汉严厉地道。

高潜抿紧了嘴角,看着大汉没有说话。

“这个林茜是个实体化的天使,我已经知道了。”大汉放缓了语气,“你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需知道这件事在神卫军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她隐藏得很好,就是招募处的神眼姜也没看出来她的真身。”

高潜静静地听着,既没否认,也没承认。

“本来咱们神卫军对天使一族也没什么好感。不过从我了解到的信息来看,她对你也算死心塌地,我便不追究这件事了。”

高潜心里微微松了口气,垂下了目光:“那您……”

“您什么您!叫师傅!”

“……”怎么有一种被强买强卖的感觉?高潜挠了挠头发。虽然他一直就希望有人能来教导自己,而这位流浪汉清道夫,又一直是他心里的偶像,但是,被人命令着叫师傅,他心里怎么就这么别扭呢……

“怎么?不愿意?”

“不是不是。”

“呵,”大汉突然笑了一声,离开了桌边,走近高潜,伸出大手啪啪啪地拍了三下高潜的肩,一下比一下重,“你这是觉得我不够格当你的师父啊。”

那最后一下,高潜不得不用全身的力气抗着,才能保持身体笔直。

“好,跟我来。”大汉眯了眯眼,转身朝房门走去。

高潜呲牙咧嘴地揉了揉肩膀,跟在后面:“去哪?”

“去训练场,让你看看我够不够格当你的师傅,也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本事。”大汉大步地走出了房门。

高潜心里有些不安。本来能跟着流浪汉清道夫学习,他其实是开心的。但也不知自己怎么一根筋转不过来,就把事情搞成了这个样子。

此刻他就是有心想补救也不成了,大汉在前面走得健步如飞,脚下的青砖踩得咚咚作响,高潜除了紧紧地跟着,也没机会说些什么。

大汉口中的训练场,就在食堂旁边。

高潜之所以知道那是食堂,是因为建筑物前竖着一面黑板报墙,上面写着:加强伙食管理,提高保障质量。至于建筑物本身的牌匾,已经被黄色的苔藓覆盖了。

“来吧,让我看看这几个月间,你到底长进了多少。”大汉在一排单杠旁的空地上站定,双手背后,对高潜点了点头。

“不用吧……”高潜挠了挠头发,走到大汉的对面,“您肯定比我强。”

“别说那些没用的,动手吧。”大汉呵呵两声,“你心里转什么主意,我能看不出吗?从我见你的第一天起,你就是个刺儿头。”

“第一天?您说的是什么时候的事啊?小时候可不算,我那时年纪小不懂事。”高潜已经知道自己小时候有一次误入无间界的时候,就见过流浪汉清道夫,看样子这大汉也还记得那件事。

“你现在也没见就多懂事了。”大汉的脚缓缓地分立,“来吧,出招吧,不然一会输得太狠,我怕你哭鼻子。”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口腔医院
鞍山市肿瘤医院
贵阳癫痫病治疗最好医院
河南男科医院有哪些
雅安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