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校草制霸录 五十八、幸会!

发布时间:2019-09-25 21:44:49

校草制霸录 五十八、幸会!

孙良侯?

台下顿时沸腾起来。虽然孙良侯与大家设想中年高德劭的中华科学院院士、著名学者相去甚远,但给众人的惊喜却有过之而无不及。民国上下见过孙良侯的可能不多,但没听过的应该几乎没有,因为他的姓氏代表了太多荣耀,他的名字也承载着太多使命,在全国都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在政治上,他爷爷孙元起是民国总理,当年距离大总统只有一步之遥;他奶奶“老祖母”赵景惠则是直接被拥上大总统的宝座,连续数届屹立不倒;他的父亲孙念祖历任新中国党委员长、参议院议长、国务总理、大总统等要职,让他距离“六味帝皇丸”成就近在咫尺。

在学术上,他的爷爷、奶奶、父亲都曾问鼎诺贝尔奖,并深刻地改变了当今的科技发展。再加上在各自领域都卓然成家的孙思祖、孙思贤,形成了足以令数学史上第一天团伯努利家族都为之黯然失色的学术世家。

更不用说在经济上影响力。毫不夸张地讲,淮安孙氏咳嗽一声,太平洋两岸的股市都得跟着跳水。作为长子长孙的孙良侯,未必能像他祖辈父辈那样言出法随,但要让股市绿几天,应该不算是什么难事。

然而现在,他只是博科甲班的班级导师,经世大学的一名普通教师。

孙良侯很平易地笑了笑:“我已经介绍了我自己,大家是不是也该自我介绍一下,让我也认识认识?要不我们从最左边开始,每人说一下自己的基本情况,包括姓名、籍贯、就读学校、个人特长之类的,大家轮着来,如何?”

“好!”众人齐声应道。

自我介绍随之开始。大家的发言或激情澎湃、或和风细雨,或富丽丰赡、或简明扼要,都令人印象深刻。孙良侯还会在每个人介绍完毕点缀几句,让教室里的氛围愈加热烈

江水源在胡沛薇之后自我介绍:“孙老师、诸位同学,大家好。我叫江水源——”

孙良侯少见地突然打断发言,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江水源:“你就是江水源?果然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幸会、幸会!”

江水源略略愕然,很快就反应过来:“我就是江水源,苏轼《游金山寺》‘我家江水初发源’的江水源,籍贯江西临江府,在江苏淮安府长大,就读于经世大学附属淮安府中学,爱好比较广泛,相对擅长国学、生物和数学。闻不如见,知不如行,希望能与大家共同进步!”

孙良侯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资料:“江水源同学兴趣确实广泛,曾获得过全国生物奥赛一等奖、新概念作文大赛B组一等奖、全省奥数一等奖、国学论难全省最佳辩手等一系列奖项,而且出版过专著、长篇,发表过高水平的学术论文,堪称十项全能,难怪能进入我们博科甲班。请下一位同学发言!”

等江水源坐下来,胡沛薇侧过头低声问道:“貌似孙老师以前不止一次听过你的大名啊!”

江水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如她所言,孙良侯肯定是之前听说过自己,只是不知道他是通过哪个渠道获知的,难道要这样回答她:我见过他妹妹孙良姝,跟他表妹浦潇湘是同学,而且还和他姑姑姑父一起吃过饭?总感觉有点阿Q也姓赵的味道。

胡沛薇忽然又若有所思地拍拍头:“瞧我这脑袋!班级导师肯定来之前就拿到了我们的简历。国父孙百熙先生是淮安人,你也算半个淮安人;孙老师年轻时又曾在你们淮安府中就读过,说起来你们可是老乡加校友,难怪对你那么亲热!”

江水源点点头:“是啊,美不美,故乡水;亲不亲,故乡人嘛!”

同时感慨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只要给她一点蛛丝马迹,她们就会开动脑筋,给你脑补一个合情合理的故事情节,丝毫不用你费神。

听完众人的自我介绍,孙良侯说道:“大家能够取得经世大学的保送生资格,说明大家的成绩非常优异;能够进入博科班,尤其还是甲类班,说明大家不仅成绩万里挑一,而且各学科发展非常均衡。坦白地说,我在高中时就绝对没有你们这么优秀!”

台下一片轻笑。

孙良侯接着说道:“就像古人说的,什么事情都祸福相依、利弊相生。大家成绩好,各学科发展非常均衡,好处在于就算不参加保送,通过高考考上经世大学也非难事。而坏处呢?就是大学以前以通识教育为主,数理化、政史地各科均衡发展是优点;大学以后以专业教育为主,再想博览群书、学贯文理已经几乎不可能。如何完成从通识教育向专业教育的转换,博科班反倒比文科、理科班的同学更难抉择,因为大家的可选项太多,担心顾此失彼,难免患得患失。”

江水源深有同感地点点头:事实却是如此。选择太多,通常意味着没有选择

校草制霸录  五十八、幸会!

孙良侯又道:“学校之所以安排班级导师,不是为了传业授道,那是你们中学老师、大学老师的任务。何况修习班总共不到十天时间,安排的课程、讲座都只是为了开拓大家的眼界,让大家提前感受一下经世大学的氛围,也教不了什么东西。那为什么安排班级导师呢?我个人的讲解就是答疑解惑,让各位更好更直观地了解大学有哪些专业,各个专业到底学些什么,未来又能干些什么。让大家不至于受社会风气影响,不顾自己爱好和专长,一窝蜂都跑去学金融、IT。”

江水源再次暗暗点头:看来这次来算是来对了!至少这位孙老师给出的意见建议,肯定比葛大爷的推荐靠谱!

孙良侯补充道:“当然,如果自己真的不知道该学些什么,金融和IT也是上上之选,毕竟未来一段时期‘富学金融,穷搞IT’还是有市场的。但那属于没有选择的选择,如果来以学术立校的经世大学,学这些实用性太强的专业,未免有买椟还珠、入宝山而空回的感觉。下面我给大家介绍一下目前中国高等教育学科分类、专业设置以及主要研究方向,仅供大家参考。”

看来孙良侯真是花了心思,对各个学校的基本情况了如指掌,包括哪个专业在全国首屈一指、有什么博士硕士授权点、获得过哪些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有哪些著名教授学者,全都信手拈来。最后他还给大家布置了一项作业,要求每人写出自己的兴趣爱好和特长、准备选择的一个或多个专业、挑选专业时遇到的问题等等,明天汇总后交给他。

等孙良侯下课出门,博科甲班教室里马上吵吵成一锅粥,主题不外乎专业选择问题:“我觉得还是学法律最好!经世大学在政界的影响力多大?你只要从经世大学法学院毕业,青云之路就在你脚下!”

“劝人学法,千刀万剐!”

“学医比较靠谱吧?刚才孙老师也说了,经世大学医学院是全校最顶尖的院系之一,有2名诺贝尔医学或生理学奖获得者,还有7名中科院院士,在全球都享有盛誉!”

“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会计学专业你觉得怎么样?”

“少壮不努力,老大当会计。你看我像不努力的样子吗?”

在一片喧闹声中,胡沛薇直着嗓子问江水源道:“江水源,你想好选什么专业了吗?”

江水源苦恼地摇摇头:“没有。”

“那文理经管法、农林医工艺,你有大致的方向么?”

“应该是理科吧。”

“我看你又是写、又是获得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的,还以为你会选文科呢!”

“怎么说我也是理科生,当然要学理科,实在不行我就选数学。数学是一切科学之母,学腻了转专业也方便。你呢?”

“我也没想好。估计会在医学或者生物学之间选一个吧?”

江水源朝胡沛薇竖起大拇指:“厉害!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说的就是你们这些敢于对小白鼠、家兔举起屠刀的英雄。”

晋中治疗男科方法
晋中治疗男科费用
晋中治疗男科医院
晋中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晋中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