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天下一锅烩 第三百一十九章 母子博弈

发布时间:2020-01-16 18:48:00

天下一锅烩 第三百一十九章 母子博弈

在知道洛凉生竟然认出了小白之后,阮樊梨就感觉,自己隐瞒了那么多年的事,很有可能已经被自己的儿子看出了端倪。不过,她本意已经不想再隐瞒,所以即便此时她还不知道洛凉生到底猜到了多少,但是却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

“生儿,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疑问,不过今后我都会慢慢告诉你的,如今这内墙破开的问题,就交由我来解决,你且速速上马车,我们回营再议。”

然而,阮樊梨话音落了,洛凉生却依旧纹丝未动,他的眉头甚至渐渐收紧了起来,停了半晌,这才突然说了一句。

“母妃,我是您的儿子,但是,在这之前,我首先是个大凌人!”

听到这一句话,阮樊梨的心中突然“咯噔”一下。她惊讶的发现,洛凉生的猜测好像已经偏离了她所想所猜,如今表明态度一般的话,更是在向她宣布自己的立场。

儿子大了~自己老了~

阮樊梨突然感觉心头一阵泛酸,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到大都是她的自豪,但是他的优秀却越来越让她担忧,那个高处不胜寒的位置,她从来都不想让自己最爱的儿子成为像自己的丈夫那样,一辈子都身不由己,最后郁郁而终。

当然,除了这个原因,其中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让她最终选择了放弃帝位,但是这些事情现在还不适合告诉自己这个儿子,只是没想到,自己这个儿子的神经显然已经敏感到了一定地步,在已经对她产生了怀疑的前提下,她再想隐瞒,恐怕已经不容易了。

“生儿~你要知道,母妃在这世上最重要的就是你,在这个前提之下,我想就算我真的想要搞什么猫腻,至少也会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拿一座城池的百姓换我们之间的母子之情。我不会做,因为全世界的人的性命加起来,也不及我的生儿!”

阮樊梨的这番话说的颇为模糊,她似乎并没有否定洛凉生的怀疑。但是也没有承认,她的重点只在于他们母子之间的感情上,并且只通过一个例子就打消了洛凉生的全部疑虑。

没错,一座城池的夺舍,虽然重要。其份量却尚不能成为王朝更迭的转折点,将心比心,即便是已经表明了自己立场的洛凉生,如果是阮樊梨真的没有堵住那缺口,将香里拉区也置于了危墙之下,他会愤怒,会伤心,会与母妃为敌,但是却绝对不会想到要她的性命。所以,洛凉生相信。如果阮樊梨真心要反叛,这样明白的错误,她也是不会犯得。因为如果不在乎他的性命,当初也不会为了救他不惜暴露身份,也要炮轰内墙,只为看一眼他是否安全。

话说到如此,再多说什么,都是对他们两人的伤害,洛凉生不再回话,真是深深地看了阮樊梨一眼。任由鲁力扶着他朝那马车走去。

今日对他来说,是二十多年以来最为混乱的一天。心上人的拒绝,对母妃认知的颠覆,对当年帝位之争的惊人猜测。这些一股脑儿的涌到了洛凉生的面前。即便他是个心志坚定的人,但是却并不是永远不会被打倒,至少,他现在需要静一静,理一理混乱的头绪。

若水也很乱,不仅乱。而且迷茫。

她亲眼目睹了这母子之间的互动,好似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她其实要先洛凉生一步,知道所谓的“内鬼”竟然是洛凉生母妃的人,但是她虽然聪明,却因为没有经历过,而无法体会出这其中的纠葛,还以为一切就只是误会罢了~

但是当洛凉生说出了那句“我首先是个大凌人”的时候,她就意识到,事情好像已经开始变得不太对劲了,浓浓的猜忌意味,已经开始在周围弥漫了开来。

不过,最终洛凉生还是选择了上车,暂时相信阮樊梨,但是若水却并不明白他的信任从何而来,因为首先,她就没办法理解阮樊梨会为什么事情背叛自己的儿子。

亲情,对于基本没有经历过的若水,对于这种感情的理解,是超脱于一切的。对她来说,没有国家,没有民族,为了她的亲人,她可以背叛所有,所以她根本无法理解阮樊梨会背叛,甚至,她也不能理解洛凉生所说的。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自己的儿子,阮樊梨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先是低声与身边的一个属下耳语了几句,后者连连点头,在接下了命令之后,很快就消失在了若水的视线范围之内。随后,她就把视线落在了若水的身上。

若水急忙低下头来,她知道自己刚刚做的事情,肯定已经把这个女人彻底惹毛了,她甚至已经开始后悔为何要如此直接的拒绝,至少应该当面不出声,事后在私下里慢慢沟通一下。因为她知道,想要嫁给洛凉生这件事情是难上加难的,想要不嫁,却是简单的很,因为以她的身份,本来就配不上洛凉生。

家人还在这个女人的手上,若水始终都不曾忘记,只因为这一点威胁,她甚至连反抗的念头都不敢兴起来,所以如今她只能低下头,为接下来暴风骤雨般的责骂,甚至是刑罚,都决定丝毫不反抗的接下来。

然而,阮樊梨的语气,却变了……

“若水,我想,我需要为我刚刚说话的语气向你道歉。虽然你可能没办法理解,但是请相信,作为一个娘亲,我是看不得自己的孩子受委屈的。”

出乎意料,等来的竟然会是道歉。若水惊诧的抬起头,看见的却是阮樊梨真诚的没有丝毫破绽的面容。

她才不相信阮樊梨是在真心实意的向她道歉,但是事实上她却压根找不出丝毫的破绽,这让她一时之间根本找不到应对之法。

“你也跟我回去吧~我是过来人,看得出你对我的生儿还是有感情的,虽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你拒绝嫁到我家里来,不过我希望,通过长时间的相处,你应该会重新认识我的生儿,然后不再拒绝这门婚事。”未完待续。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惠济院区预约挂号
寻乌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卵巢炎费用
南京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岳阳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