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血帝狂尊 第299章 上古轶事

发布时间:2020-01-16 19:34:39

血帝狂尊 第299章 上古轶事

“天哥哥,跟我走吧,这么多年來我跟少爷一直在寻找你的下落,少爷也很想念你,”女子从白色烟雾上轻移莲步好像飘着走下來一样來到玄天神识的面前说道,

“月儿,你还是原來的那个样子,一点都沒有变,月儿这些年你还好吗,你可知道我一直都在思念着你,”玄天突然拉住女子的手发狂一般的想要把女子揽入怀里,

“小小神识好大胆子,竟敢对盟主如此无礼,”跟女子一起來的四名修者看到玄天竟然做出如此无礼的举动立刻同时催动功法对向玄天,

这四人的修为到底何境界凌炎不知道,但是在嵬岚大陆上凌炎相信绝对沒有这样恐怖强者,

可是让凌炎奇怪的是,这四人的攻击竟然沒有给自己一点威胁感,甚至一点压力都沒有产生,

“难道这四个人根本不是修者,只是普通人,”

就在凌炎纳闷的时候,就听到这四人同时闷哼一声身体后仰身体离地倒飞而回,

再看玄天古井无波一脸平静,看都沒有看这四人神情的望着眼前的女子,伸出手缓缓的抓住了女子的柔荑,

“嘭,”直到这个时候墓穴中才突然一道惊涛骇浪一般的能量暴起,

大地在颤抖,墓穴被炸碎,外面的墓碑瞬间消失在地面上,澹台若烟提前预感到了危险的到來爆展双翼腾空而起,

“轰轰……”滚滚的能量冲散了外面的火焰,澹台若烟把速度发挥到了极致但是仍然沒有拜托身后这些能量的被吞了进去,

而凌破天跟蓝氏家族的那名长老战斗中突然各自调转方向随着这些滚滚而來的能量狂掠疾驰,可是他们最后的接过都是一样的,也被这些能量吞噬了进去,

而这些能量在吞噬了周围的一切之后并沒有消失,排山倒海一般的向着元同城的方向而去,

“天哥哥,不要伤及无辜了好吗,收手吧,”女子朱唇微启吐气如兰仙音一般的声音从她的口中发出,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微笑说道,言罢之后女子又对四位刚刚站稳身形的四个修者道:“四位圣尊,他是玄天,你们认为你能是玄天的对手吗,”

“玄天,”四个人面面相窥脸上惊愕无比的同时看向玄天,

对这四人的目光玄天直接选择了无视,但是对女子的话玄天却言听计从:“好,我听月儿的,”

然后就看到玄天的神识上面一层流光层层暴起,飞到空中无限的放大开來向着下正在以摧古拉朽的势头向前攻击的能量扣了下去,

能量离着元同城仅有分毫只差眼看就要入城,城中的所有势力此时早已全部被惊动,无数的强者在空中严阵以待盯着已经到了眼前的这片惊涛骇浪一样的能量,

“元同城大劫,所有人一起守护元同城,”

“唰唰……”长千上万的结界被抛到空中然后互相交错融合在一起,一张可能是嵬岚大陆上当今最强的防御不消片刻就在上空凝结而成,

“老倔头,我看这样也未必能挡得住啊,”苏秋风面色凝重说道,

“到底是谁能有如此大的能力,我真的好想见见,”

然而就在元同城严阵以待做出防御的时候,一张比他们有多人凝结出來的结界还要强大的结界一下就把那些能量罩在了里面,

不等众人明白是怎么回事,结界突然缩小,几息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元同城众人面面相窥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危险结出总归是好事,瞬间城中发出胜利的高呼之声,

“苏老头,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

“我哪知道,”苏秋风一摊手说道:“既然沒事了,我就回去赏景喝茶了,老倔头要不要一起來,”

“我沒有那个闲情逸致,我要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摧古拉朽的能量被玄天的结界轻而易举的收了回來,能量退去,几个身影从空中坠落下來,

在离着地面不到一丈的时候,这几个身体突然恢复了意识展开双翼控制住了下降的势头,

“当,”一声清脆的声响随着一并长枪深深的插入地面响起,凌破天浑身是血满目疮痍的半跪在地上呼呼穿着粗气,

“喂,你沒事吧,凌炎请來你做帮手倒是不错,”凌破天看向不远处的澹台若烟道,

澹台若烟仙子也十分的狼狈,也是满身血迹斑斑的艰难从地上站了起來看了看坟冢的位置,

坟冢的位置在一道结界闪过之后安然无恙的重新重现在哪里,只是已经墓碑消失了,

“凌炎,”澹台若烟也不回答凌破天用尽最后的力气勉强飞起來冲向坟冢,

“呵呵,原來是这个样子啊,红颜知己,”凌破天咧嘴呵呵一笑旋即目光一闪看向了蓝氏家族的长老,

坟冢之内,凌炎安然无恙,可是刚才发生的一切凌炎都真真切切的看在了眼里,这就是自己向往的力量,这种强悍的巅峰实力才是凌炎一直在追求的,

玄天好像傻子一样呆呆看着女子,女子也不躲闪,回头看了看凌炎然后把目光放在了棺椁中那株毒火种上面,

女子的目光在火种上面停留了片刻轻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回头道:“天哥哥,这么多年了你还沒有发下吗,跟我走吧,少爷十分盼望你能跟他去见一面,”

“少爷,”玄天突然一把甩开了女子的手腕:“月儿,不要在我面前提到这个人,我不想听,你让我去跟他见面,还不如现在就让我烟消云散,”

“天哥哥,你何必还要如此的执着呢,你跟少爷本來就是朋友,难道非得这样一直对立下去吗,少爷现在需要你的帮助,他不能沒有你这个朋友,”

“需要我,他不是有你吗,他把月儿从我身边抢走,还有什么需要我的,有月儿的帮助,他石开还需要别人的帮助吗,”玄天暴跳如雷,好像一个孩子一样指着上方说道,

女子的眼神微微的暗淡下來,强行在嘴角挤出一丝微笑道:“你跟少爷的恩怨全都是因为我而起,是我让你们之间产生了不可逾越的鸿沟,但是请天哥哥原谅月儿,我的心里已经无法在装下别人了,”

“月儿,这怎么弄呢跟怪你呢,”看到女子伤心起來,玄天一下慌了神说道:“我从來沒有怪过你,但是石开我是不会原谅他的,想要我帮他绝无可能,”

“如果是月儿求你呢,”

一句话把让玄天愣在了原地,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始终都深爱的女子,玄天的目光缓和了下來,

女子看到玄天的表情变化,发自内心的微笑着,

可是玄天看到这种微笑之后却突然有面目狰狞起來,旁边的四个修者看到玄天突然变得如此的暴戾,纷纷催动了功法暗暗做出了准备,

凌炎看在眼里,知道玄天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女子见到玄天有可能帮助自己说的那个少爷露出了发自肺腑的笑容,换做是自己的话也会对此感到愤怒,

正因为凌炎理解玄天的心情,所以凌炎沒有只做唯一看客,而是上前一步说对女子说道:“这位前辈,”

“前辈,”女子闻声回头淡淡一笑说道:“我叫明月,前辈这个称呼明月不敢当,”

“那好吧,明月姑娘,”既然对方都不把称呼看的这么重要,所以凌炎也不很矫情,直接说道:“不知道明月姑娘需要玄天前辈帮忙的事情是什么,是否就是当初你曾经说过的苍穹浩劫,”

这句话从凌炎的嘴里说出來让玄天跟那名修者就是一愣,只有女子点点头:“当初我跟少爷寻找玄天跟你在巧遇,沒想在这里还能遇到你,”

“是啊,当初明月姑娘化去了我天源丹的禁锢,我还沒有机会当面感谢,凌炎就接着这次机会先感谢姑娘的出手相助,”凌炎抱拳说道,

“沒想到你们以前竟然见过面,”玄天意外的说道:“哈哈哈……月儿竟然帮你化去了天源丹禁锢,哈哈哈,好啊,实在是好啊,”

化去天源丹的禁锢有这么可笑吗,自己还沒有这么高兴玄天为什么这么高兴,凌炎不明就里的摇了摇头,

就看到明月微微一笑:“天哥哥,少爷都已经释怀了,他都沒有阻止我化去天源丹的禁锢,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当初石开就因为我是天源圣体就对这种体质全部禁锢,从此之后天源圣体就成了废体,这让我怎么释怀,他能释怀,他当然能,因为他身边有了你的陪伴,他还有什么不能释怀的,”玄天怒不可遏的说道,

原來是这么回事,天源圣体原來是这样成为废体的,强者之间的争斗简直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你们之间的争斗为什么要把厄运放到了别人身上,

凌炎对此嗤之以鼻,但是凌炎明白什么叫一怒为红颜,这种事如果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自己会怎么做呢,还会保持理智來处理吗,

盛怒中的玄天在墓穴中暴走,他的神识也可是好像有些失去了理智,毒火种的火焰不断的飞起來附着在他的神识上面,玄天也变得越來越不安,

隆安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利辛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海口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六盘水哪家医院治癫痫最好
西宁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