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灭噬乾坤 第六百六十章 用兵在邪(三)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0:29

灭噬乾坤 第六百六十章 用兵在邪(三)

纠正一个错误,上一章写到‘都统’,实则是‘都尉’,已经改过。都统的军衔比都尉要高四级。军衔顺序是:元帅将军都统统领都督督军都尉校尉队长。

军衔的评定,不仅与将领所统辖兵力数量有关,也受该将领本身的实力影响,同时也与战场等级有关。

比如默谷通,即便拿下东西战场的指挥权,但由于他只有归境实力,依旧只是一个督军。再比如虚空战场的校尉,或许实力就能与默谷通相比。

另外,元帅只对‘王’负责。

雪夜城,城主府大殿。

戌时七刻,离子时还有一刻钟。

和往常不同,唐沐龙并未盯着那张全息地图,也未蹙起眉头,相反,他神色淡然而轻松,仿若对一切已了于指掌,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没有半点担忧,展现出极富气度的超然和自信。

有人张口欲言,但终究将想说的话收回。

众人看着眼前的美食,有一搭没一搭的嚼着,味同嚼蜡。

事实上,有许多人其实很想看到唐沐龙出丑,毕竟一个突然冒出的入虚修士,对着一群归境颐指气使,总让人感觉有些不舒服,但在场的修士都是人族,又没有人愿意看着人族一败再败,哪怕他们每人都有各自的某些私心,然而,面对大义时,却不会含糊。

所以,看见唐沐龙这般的气定神闲,所有人的内心其实相当复杂。

拜月圣子抬起酒杯,最后又放下,哪怕他相当聪颖,也看不出唐沐龙的具体目的。

如果说风暴谷对付默谷通是偷梁换柱,那东边战场派人骚扰神魔呢?只是为了好玩?即便好玩,但玩的多了,也终会腻烦,神魔未必就会认真的配合,当个好的玩家。

终于,还是有人沉不住气了,放下手中的玉箸,抬头看向唐沐龙,道,唐督军,我们真的就在这里干坐着?

唐沐龙看了那人一眼,平淡的点头,但语气却带着‘谦卑’,让人找不出毛病,佘老不用担心,唐某既敢留诸位在此处喝酒,那自然是有绝对的把握。

他双手举起酒杯,道,诸位,请!

殿下的众归境强者无奈的笑了笑,有人举起酒杯,一干而净,而有人则始终未动,这大都是心中高傲置气之人,唐沐龙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小辈,但对方毕竟是督军,即便心中不屑,也不能说出来,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故而不如干脆不喝。

放下酒杯,有强者道,敢问唐督军,副盟主去了何处,为何不见他的踪影,还有三百道友似也不知所踪?

唐沐龙轻‘噢’了一声,漫不经心的道,去了第十营地。

众人微怔,正色看向唐沐龙,只要不是一个傻子,都会想到此刻的第十营地定是龙潭虎穴,但唐沐龙竟还让圣胎去第十营地,到底是愚蠢,还是急功近利?亦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有人蹙眉,圣胎如此大力保举唐沐龙,并将他扶上督军的位置,难道这唐沐龙根本就是个绣花枕头,抡完那看家的三板斧,便蒙头胡乱打拳了?

就说在东边战场,要不是靠着前两战积起的威望,七大圣主绝不会陪唐沐龙玩那种枯燥无聊的游戏。

每个时辰骚扰敌人一次,不打仅骚扰,真当是小孩子玩过家家?

或许真是圣胎识人不明,亦或者说是唐沐龙想孤注一掷,故而走了昏招,但看他的表情也不像是没有把握,莫非其这中还有猫腻?

众人疑惑了,脑海中闪现出无数疑惑,或好或坏。

其实,有人本对唐沐龙抱有信心,之前两战中,无论是送圣胎去占星府,还是今日白天的闪电战,唐沐龙都指挥的相当精彩,但当想到唐沐龙面对的敌人是默谷通时,这些人又感到深深的无力,升起的信心蓦然烟消云散。

人群中。

有人脸色几度变化,先是疑惑,后是轻蔑,最后似又想起什么,逐渐变得凝重,当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神色变化。

此人收起脸上的表情,看似不经意的道,唐督军,恕在下冒昧,那默谷通定等着我雪夜城的救兵去第十营地,你还让副盟主去此处,莫非有其他打算不成?反正此刻已近子时,木已成舟,你若不介意,不妨告诉我等,也好让我等安心。

是啊,唐督军,你这样老吊着我们的胃口,让我们在此干杵着,着实难受煎熬。另有人道。

唐沐龙抬目,随意扫过那最先说话之人,略微顿了顿,随即看向他处,勾起嘴角,道,也并非不可说。

拜月圣子竖耳,仔细看向人群。

其实我让圣胎去了第六营地第七营地,去第十营地的只是圣胎分身。至于三百归境,此事涉及唐某的秘密,便恕我不能直言。唐沐龙坦然而随意,道,一招偷梁换柱,再利用人的定性思维,使得区区障眼法罢了,不足挂齿。

众人闻之肃容,皆认真看着唐沐龙。如果说,之前还有人怀疑唐沐龙急功近利,出了昏招,那现在再不会有人怀疑了,相反,只会认为他很清醒冷静,这种冷静,近乎于冷酷。

这种突然而来的逆向思维,即便默谷通是战场上的老手,只怕也会陷落进去。

凭着正常思维,必然是要想尽办法,以最小代价营救那两百归境。这是唐沐龙在揭晓答案前,众人的共识,默谷通定也会这样想,但任谁又能想到,唐沐龙根本就没打算营救那两百归境,反而是以这两百归境作为幌子,蒙住众人的眼,然后偷梁换柱,暗渡陈仓呢?

果然是邪谋,不以正常人的思维思考,所得的计谋,不是邪谋,还是什么?

众人哗然赞叹,同时也有人心底冰冷,两百归境,说舍弃就舍弃了,这位唐督军,果然有着狠辣的手段,睿智的头脑,最重要的还是,他始终有一颗清醒的大脑。

崔道友,你要去何处?正在此时,有人突然看向一个走向门口的修士。

此人正是先前让唐沐龙解惑,并且神色三变的那人,他名崔官子,在即墨未来圣地联盟之前,他最有可能坐上副盟主之位。

我适才想起家中还有一炉丹药即将开炉,便先行告辞了。崔官子对着众人抱抱拳,若是无意的看了眼唐沐龙,埋起眼中的厉光。

快子时了。唐沐龙似笑非笑的站起身,看着崔官子,道,恐怕迟了,崔道友。

崔官子蹙眉,继而笑道,不迟,我那炉丹药恰是子时开炉。还望督军盟主,和诸位恕罪,在下先行告辞。

唐沐龙慢慢收起脸上的笑容,喝道,拜月道友,拿下他!

拜月圣子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轻轻点头,身形一划便落在大殿门口,挡住那崔官子去路。

督军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崔官子神色微变,全身紧绷,紧盯住唐沐龙,埋下眼中的凶光,在下赶时间。

崔道友,酒菜还尚热,如此便离开,恐有些不合礼数。韩逸修站起身,眼中精光灿灿,与拜月圣子相对,挡住那崔官子的去路。

盟主崔官子神色大变,再难保持平静,猛然,他紧咬牙,一掌拍向韩逸修,再一个翻身,杀向唐沐龙,身在高空,已全身覆满鳞甲,俨然化作一只真魔,唐沐龙,死吧!都怪你坏了我的好事。

魔族!殿内,众人顿时慌乱,任谁都未想到,魔族竟会混入雪夜城,与他们生活一年之久,更险些坐到副盟主的位置,想到此处,众人一阵冷汗。

快救唐督军!有人大喝,扑向崔官子,但已然迟了,崔官子先出手,等到众人反应的这眨眼,已打破殿内禁制,扑到唐沐龙身前。

轰!

黑白阴阳双鱼陡然出现,拜月圣子缓缓拨动双手,写意挡住这杀意森然的一拳。

阴阳换世,扭转乾坤。

崔官子身体倒飞,双眼大睁,满脸骇色,他身在高空,匆忙展手一抓,抓起一张鳞弓,对准唐沐龙弯弓射箭,疯狂道,死吧!唐沐龙,你这个人太可怕了,只有除掉你,督军才能心安。

不自量力。拜月圣子轻轻揽手,抱起阴阳双鱼,瞬间将那鳞箭碾成粉末,而后探出手,向那崔官子抓去。

然而,当拜月圣子即将抓到崔官子时,突然两道血箭,从那崔官子胸口射出,其两颗心脏直接炸成粉末。

韩逸修你崔官子大睁眼,不可思议的盯住韩逸修,身体缓缓歪倒在地。

老夫用人不察,惊扰唐督军了。韩逸修收起神通,对唐沐龙抱拳,面露苦涩,道,还望唐督军恕罪。

唐沐龙眉头不经意的蹙了蹙,随即淡淡道,罢了,死便死了吧!韩盟主不必在意,今晚这场酒宴,本就是唐某为他设的局,没有所谓的惊扰一说。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神色复杂的看向唐沐龙,有人道,今日之战,恐怕便是这崔官子泄露的秘密,可恨啊,我等竟与魔族卧底生活一年,还毫无察觉,幸有唐督军,才未造成更大损失。

道友言重了。唐沐龙不置可否的摆摆手,看向崔官子的尸体,道,将这具尸体收起来吧,神魔能隐藏在人族之间而不被发现,定有秘法,这尸体可以好好研究研究。

韩逸修正要动手,拜月圣子笑了笑,抢先将崔官子的尸体收走,道,韩盟主,这种小事便不劳您费心了,墨道友回来自会处理。

也罢!韩逸修点点头,转身对着殿内众人抱拳,道,总之,老夫用人不察,才会被神魔混入雪夜城,几度酿成大祸,还望诸位见谅。

长春银屑病研究中心
北京京都儿童做检查大概多少钱
贵州有没有治疗癫痫病专科
泉州治牛皮癣疗法
遵义儿童癫痫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