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第六百九十八章 梅笙代过

发布时间:2020-01-17 03:09:12

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第六百九十八章 梅笙代过

:?

这金莲道台,乃是圣器。复制址访问%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具体等阶不明,但是在还未进阶帝境的叶红莲手里,曾施展出时空迷障。

空间之力,是七阶筑神境强者,才能涉足的领域。而操纵时间之力的门槛,至少是在锻灵境之后。

仅从这一点上,就足以看出金莲道台的不凡,至少也是八阶。就算是在大乾这等疆域,也绝没有第二件。甚至可以匹敌的圣器,恐怕也不多见的。

如此宝物,实在是了得。在叶飞的心中,这件宝物的价值,甚至超过大乾王朝一般意义上的深渊巨舰。

老实说,这东西落在叶红莲手里,实在是暴殄天物。

叶飞盘坐在地,双手虚捧着金莲,一尺来方的金莲上,霞光逸荡,佛气蒸腾。金莲旋转之间,帝气佛光缠聚,隐隐凝成佛陀座影。甚至冥冥虚空,还有梵音震荡。

这般佛性,如此梵音,原本口干舌燥,咒骂叶飞的叶红莲,却是不自禁静下了心。一腔愤怒,不自觉收敛,而她整个人也恢复镇定。

因为自知奈何不得叶飞,所以也不做无谓之事。闭目凝神,静养休息。

而梅笙这里,也是渐渐陷入平静。她聆听着佛音,渐渐心念通达,不再陷入小女儿羞怒的情绪当中。

这当然不是说她原谅了叶飞,恰恰相反,她越是冷静,想得便越是清楚。叶飞袭胸的事,她明白是巧合,但是随后的事情,分明不是正道。

就算是现在,她想起自己和叶红莲唇齿相交,也觉得羞怒不已。她想得还更远,自己若是不跟过来,叶飞肯定会亲自和叶红莲做这等无耻之事。

她之前的所以怀疑,到此刻都得到印证。

尽管现在她已经冷静下来,但是对于叶飞的恨意和猜疑,却更加严重。

叶飞却不知道这些的,他全幅心神,全都用到了炼化金莲道台上。

这圣器当真是了得,哪怕他将叶红莲留下的所有力量,都驱逐炼化,这圣器内部的灵性,却是开始反向作用于他。

梵音阵阵,佛光辉辉。他感觉到自己置身于佛国,仰首望去,四周尽是佛陀罗汉。他从这些佛陀罗汉身上,感觉到了祥和与安宁,情不自禁就想留在这里。

没有纷争,没有烦扰,这是佛宗净土,是极乐仙地。

人一身之追求,不就是心念通达,逍遥快活嘛!看破七情六欲,证道“四大皆空”。无喜无悲,无惧无怒。

隐隐之间,叶飞似乎被同化,只要他醒来,便会彻底皈依佛宗。往日之抱负,诸般种种,对他都将是身外之物,一心供奉佛陀,念经参禅。

任何人至于这般处境下,都绝对摆脱托不得。哪怕是之前的叶红莲,也未曾炼化金莲到达这一步。她是靠着血脉联系,借着叶家陨落的某位大能遗留下来的力量,才能够掌控驱使这金莲道台的。

叶红莲二人怔怔地看着叶飞,却见叶飞周身佛光蒸腾,氤氲凝为佛衣袈裟。整个人捧着金莲道台,宝相庄严,俨然就是一尊大佛,得道高僧。

然而这只是外向,不过是金莲道台内的佛性,试图降服叶飞,让他诡异佛门的手段。

只可惜,叶飞毕竟是叶飞。他前世见过更加了不得的人物,经历过更加巨大的风浪。小小佛器,无主多年,甚至灵性都没有多少,哪里困得住他?

“破!”

一声沉喝,自泥丸宫深处涌出,一语喝破重重迷障,诸般执念,尽皆化为虚无,直达本心,响彻现世虚空。

叶红莲和梅笙都被惊醒,甚至这里的动静,还击破此处阵法,传荡在龙宝货栈每一处。

叶飞悠然醒来,周身佛衣袈裟消失不见,手里虚捧得金莲圣器,也是佛光不再,变得普普通通。

“嗯!不错!这金莲居然指是残破品,却还能施展出时空迷障,看来曾经至少是八阶巅峰圣器,甚至就九阶,也未可知!”

他轻轻点了点头,一脸满足。这圣器已经被他炼化,以他如今的实力,至少能一连动用三次时空迷障,每次十二个时辰。哪怕就是锻灵境高手,也能困禁一二。

毕竟锻灵境高人也不是每个人都通晓时空之力的,破开时空迷障,也需要他们不短的时间。

“该死!叶飞,你这个混蛋,你对我的金莲做了什么?”

叶红莲大声怒喝,她怎么也想不到,叶飞夺去了她的金莲道台,居然几个时辰,就彻底炼化。

而且金莲道台上的佛性似乎没了,这更加可怕。哪怕她现在能够抢回来,恐怕也施展不出以前的威力了。

叶飞微微瞥了叶红莲一眼,施施然起身,单手捧着金莲,另一手却是轻轻一点。

金莲陡然绽放,自其内飘出一只玉镯,还有一只普通至极的乾坤袋,却是叶飞之物。

之前叶飞落在叶红莲手里,他身上所有东西,都被叶红莲搜去了。如今打开乾坤袋,却见所有东西都在,叶红莲显然看不上他的宝物。

他笑了笑,将那乾坤袋拴在了腰上,又握住那玉镯,将叶红莲留下的神魂力量彻底炼化,才将这件空间宝物看得通透。

他的乾坤袋只有几丈空间,而这看似不起眼的玉镯,却有足足一百丈的空间。

里面有不少宝物,叶飞神念扫视,一时半会都分辨不清。

“嗯!”他嘴角清冽,极为满意的点头,“我正好缺这么一件空间存储宝物,还寻思着高价收购,你这件倒是不错,我要了!”

叶红莲气得发怒,但是连圣器都被叶飞夺去,她的玉镯再如何珍贵,又算得了什么?

“这些东西还给你,也够你用一些时日了!”

叶飞大手一挥,那玉镯内激射出一道道粉霞绿光,却都是女子衣衫,绫罗绸缎,还有些胭脂水粉。他留着自然没用,全都一股脑堆在叶红莲身前。

叶红莲百般不愿,千般咒骂,却也无济于事。

“梅姑娘,我们在这里待得够久了,一起出去吧!”

叶飞看向梅笙,神色有些古怪,想起了几个时辰前的举动,那只冒犯梅笙的大手,似乎还残留着对方胸前饱满的感觉。

梅笙冷哼一声,生生剜了叶飞一眼一眼,缓缓起身,黑着脸从叶飞身边走过,自顾自就要离开。

当她走到牢门口时,身子一顿,一个颤抖,一下子跌到在地。原本冷冽的面容,一瞬间赤红无比,娇躯上传来滚烫的热力,隔着几丈,叶飞都能感觉到。

他赶忙收起金莲道台,走了过去,蹲在梅笙身边,紧张道,“梅姑娘,你怎么回事?”

梅笙此刻大汗淋漓,全身有如洪炉一般,那炎煞却是从她体内钻出来的,正在焚烧五脏六腑。

叶飞再也顾不得其他,赶忙掐住梅笙手腕,精神力试探没入。几个呼吸,他便锁定了梅笙丹田。

却见一团红莲业火,烈烈燃烧,一股恍若太阳一般的力量,在梅笙体内爆发。

“这是……”叶飞眉头一皱,旋即转首看向叶红莲,喝道,“是你搞的鬼?到底怎么回事!你不老实交代,我让你……”

他威胁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叶红莲就冷哼一声,昂着头颅道:“这事都怪你。那金莲道台一直和我体内的红莲业火纠缠,你却让梅笙替你吸了出来。她很不幸的也沾染了红莲业火,马上就会被烧成焦炭,香消玉损。”

“除非你放了我,把金莲道台还给我,我可以收回红莲业火,救她一命!”

她还存了一丝希望,想要夺回金莲道台。只可惜,叶飞听明白缘由,根本不理会她,甚至还没听她把最后一句话说完,便抱起梅笙,离开了这里。

临走之前,他还特意将囚牢禁制,又多施加了几道,不给叶红莲一丝机会。

梅笙意识模糊,身躯热得恍若一尊铁炉。她纤薄的衣衫,直接焦糊炭化。她整个人,片刻间就失水严重,诱人红唇化作焦皮。而她窈窕的身躯,也缓缓化作一块焦肉,只剩一具人形。

“飞少,这是怎么回事?”

叶飞刚刚走出地下囚牢,诸葛清明便走了过来,似乎是刚才听到了叶飞破除佛障的喝叫,好奇赶了过来。

“我没时间解释了,你赶快去库房,把所有六品玄丹,全都取过来。还有花婆婆,也叫人请过来,我需要她帮忙!”

叶飞抱着梅笙,身形一闪,直接消失,自留下一道话语。

下一刻,传承武塔湖边,“砰”的一声,叶飞抱着梅笙,便跳了进去。水花四溅的一瞬,便立时气化,热气蒸腾,弥漫开一大股水蒸气。

“汩汩”

这片小湖湖心,瞬间沸腾,恍若一口大鼎,架柴烹少,一湖的清水,滚滚煮沸。

湖内,十丈深湖底,叶飞盘坐当场,双手抱着梅笙,将自己恢宏帝气灌注入梅笙的身体,想要压制那红莲业火。

开始有些作用,但随后,却是受到反噬。这红莲业火,居然吞噬他的帝气真元神元,壮大自身。

他如此举动,却是在抱薪救火,烈火烹油,梅笙的状况,更加糟糕了。

“该死!怎么会这样!”

叶飞一脸凝重,没料到小小红莲业火,居然会如此邪性。他分明记得,当日在神火圣殿,自己被那六欲控魂丹驱使,也曾遭遇过这红莲业火,很随意就抵抗过去。甚至还机缘巧合,将一身领悟合而为一,领悟出万兽青龙变。

“难道要我和她……”

他面色一怔,想起了某种可能。自己当时和叶红莲阴阳交合,两股力量融为一体,很可能就是如此,才抵御住了红莲业火。

“唉!怎么会这样,我刚才若是没什么机会,自己亲自将金莲圣器吸出来,恐怕也没这般事了!”

叹了一口气,他将梅笙身子扶正,和自己面对面盘坐,手心相抵,以另一种方式双修,将那红莲业火,缓缓从梅笙的丹田内吸出来。

本书来自

看过《十界主宰》的书友还喜欢

义乌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德宏州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湖北哪的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甘肃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宜昌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